《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怪异的苏惜

一场运动下来,已经是上午的十点钟了。感受到干爹看我们的眼神那怪怪的样子,就让我一阵的不好意思。欧阳芳四人现在也是和我一样的不好意思,看她们都是脸蛋通红的样子就完全的知道了。
“你们年轻人啊,一定要注意身体,知道吗?”干爹一副很是担心的样子说道。
我们能说什么?能说我们不是晚上就开始做的,而说是从早晨才开始的吗?那就更是解释不清楚了。所以还是不要解释的好。幸好就干爹在家,好像家里没什么人了。这才让我好受了点。
“知道了干爹!”我轻声的说道。
“永明和马威已经出发去香港了。证件我也是让他带上了。”干爹看了我一眼,慢慢的说道,竟然鼓捣起来茶具来。
不过还真的是别说,干爹在茶道上的造诣真的是很高。一会后一阵阵的茶香就飘荡在了整个房间。让人的精神也是为之一振。
“来,尝尝干爹的手艺到底怎么样?”干爹招呼我坐过去的说道。好像刚才的事情已经是忘记了。
我端起一杯尝了尝。一股芬芳的香味扑鼻而来,而且嘴里,喉咙里,甚至肚子里都是充满了香味。这种香味是那种自然的香。让人的精神猛的一振。好像精神百倍了一般。难道这就是茶的效果吗?
以前看人家端着一杯茶在那里品来品去的,总感觉很是好笑。不就是那么点水吗?那么缓慢的喝有什么味道?这不是浪费时间吗?只是现在亲口尝了尝才发现,好像并不是这回事。茶也有如此的好味道。
“怎么样?”干爹微笑的问我说道。端起茶杯轻轻的吹了一下,稍稍的抿了一口。闭上眼睛,一副很是享受的样子。
“别大口喝,那样是没有味道的,要喝上小小的一口。然后闭上眼睛好好的体会一下。”干爹慢慢的对我说道。语速很慢,在飘荡的茶香中,给我一种飘渺宁静的感觉。
我按照干爹的办法小小的抿了一口。然后学着干爹的样子微微闭上眼睛,不去想别的,就想着嘴里的茶香。突然发现,我现在的心真的是很平静。
“云儿,你懂茶道吗?”干爹轻声的对我说道。
我轻轻的摇摇头,以前的时候也没有见干爹对茶道有什么研究,今天这是怎么了呢?难道干爹就像是传说中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吗?身在黑道上的时候还不觉得什么,是不是刚一离开就有了什么感悟了呢?
“想不想听一个和茶有关的故事?”干爹看着我微笑的说道。
“听听无妨!”我轻声的说道。
干爹还是对我微微一笑,慢慢的说道:一个屡屡失意,总是和困难相伴,茫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什么地方的年轻人,来到普宁寺慕名寻找老僧释圆。他十分沮丧地对法师说:“我的一生总是不太如意,活着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老僧静静地听完了年轻人的叹息,末了便吩咐小和尚说:“施主远道而来,快去烧壶温水。”
只有片刻,小和尚便送来了温水。此时释圆抓了些茶叶放进杯子,随后倒满了温水。然而,几分钟己经过去,但茶叶一直还是静静地浮在水面。年轻人看后不解地问:“宝刹怎么是用温水泡茶?”释圆笑而不答,示意让他先喝。年轻人只抿了一口,便摇着头说:“没有一点茶味。”释圆法师道:“这可是上好的名茶铁观音呀……”
释圆说罢,又转过头来向小和尚吩咐:“再去烧壶开水。”稍顷,小和尚再次提来一壶沸水进屋。释圆又取过一个杯子并放好茶叶,然后倒进沸水。茶叶在杯子里上下沉浮,丝丝清香不绝如缕。此时法师又提起壶来注入了一线沸水,茶叶在杯中翻滚得更加剧烈,一缕更醇厚、更醉人的茶香袅袅升腾。接着,法师再次提壶注水,直到杯满为止。没过多久,那淡绿的茶水清香扑鼻,入口沁人心脾。
释圆法师此时笑着问:“施主可知道,同是铁观音,为什么一杯索然无味,一杯却香气四溢?”年轻人思索了片刻后说:“那是因为水温不同,另外沏茶的方式也不太一样。”
释圆点点头道:“说的很对。用水不同,则茶叶的沉浮就不一样。温水沏茶,茶叶漂浮在水上,所以散发不出茶叶的香气。而沸水沏茶,又反复几次,茶叶在水中就会不断地沉沉浮浮,自然会放出四季的风韵。而这风韵既有春的幽静,又有夏的炽热;既有秋的丰盈,又有冬的清冽。茶如人生,人生如茶。那么世间的芸芸众生,又何尝不是这沉浮的茶叶呢?一些不经风雨的人,就像刚才用温水沏的茶叶,只在生活的表面漂浮,当然浸泡不出生命的芳香;而那些历经千百次磨炼的人,就如同被沸水冲沏的酽茶,在沧桑岁月里几度沉浮,才会散发出沁人的清香!”
干爹一直就这么静静的说着,手上还在不断的沏茶。就那么几道简单的工序,但干爹好像永远也做不完一样。
我当然是仔细的听着,一脸沉思的模样。思考着干爹所讲的故事。
干爹停顿了一下,却是不问我什么的说道:“其实茶的形成过程可谓是磨炼的积淀,历尽艰辛。它从幼小的嫩芽开始,就要经历烈日的曝晒、风雨的洗礼、拣剔后的揉捻、火焰上的焙制……如果茶叶有生命的活,那一定可谓之痛苦之极。然而唯有如此,它才能脱胎换骨,成为大家所喜爱的上品佳茗。在社会上不论是谁,如不经无数次的摔打、磨炼,怎能体悟出人生的真谛;如不经在艰难险阻中的几次沉浮,又怎能飘散出光彩照人的芳香!”
说到这里,干爹却是眼睛一亮的看着我说道:“云儿,你现在就把自己当作茶叶。把现在的困难当作是茶叶形成的过程。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你也一定会像这茶叶一样的,充满芳香!”
干爹说完轻轻的又是抿了一口,脸上一副无限回味的样子。
我呆呆的看着手中的茶杯,看着杯中的茶。茶如人生?
“从茶中感受平和、追求宁静,享受茶所带来的怡然自得,体会人生的真谛”我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那么一句话,也突然的有所感悟。只有经历过现在的磨难,我才会有更加美好的未来吗?
“好香啊!干爹,我们可以喝吗?”林雪林莹跑了过来娇声的说道。
“当然可以,来来。你们都尝尝!”干爹招呼林雪林莹还有从厨房中走出来的欧阳芳和钟宜佳说道。
“好香啊,真好喝。”林雪娇声的说道,说着竟然是一口把杯中的茶给一口喝光了。
我和干爹对视了一眼。满脸的无奈。
“好喝就多喝点!”干爹拿起茶杯给四人再倒满的说道。对林雪她们不用按照什么茶道来,不是吗?
我和干爹都是一样的意思,只要她们能开心,一下子喝完一壶茶又有什么呢?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我和欧阳芳几人聊起天来,今天是什么地方也不打算去的。就在家里好好的陪陪她们。
干爹早就和大哥张成武他们在一块不知道谈论什么了。也是给我创造和欧阳芳她们独处的时间吧!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我很是纳闷的拿起电话,这个时候有谁会打扰我呢?
“谁啊?”欧阳芳看我拿了电话没有说话,轻声的问道。
“苏惜!”我慢慢的说道。
“苏惜?她的电话?那就快接啊,犹豫什么?”钟宜佳娇声的说道。钟宜佳和苏惜的关系在这里摆放着呢。苏惜的电话当然是催促着我接了。
我心中一边纳闷着,一边接听了电话。
“苏姐,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我一脸微笑的说道,一个是钟宜佳和苏惜的关系在这里摆着。另外一个也是开始的时候苏惜还算是帮了我,虽然那次帮忙对现在的我来说真的是没有什么。但不管怎么说,那个时候给我的感觉还是很感动的。所以现在我才会是满脸的笑容。
“我怎么就不能想起来和你打电话?你在什么地方?半个小时后在东海大学的餐馆见面,迟到一分钟有你好看的。记住,不能让芳姐和钟姐跟着一起来。”苏惜的声音很是怪异,好像没有一点感情似的,说完也是根本就不给我反应的时间,猛的挂断了电话。
我愣愣的看了看电话,又看了看欧阳芳四人,一脸的疑惑,怎么感觉苏惜这么的怪异呢?难道是吃什么药了?怎么感觉像是炸药包似的?
“怎么挂了?”钟宜佳也是一脸纳闷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感觉像炸药包似的。好像有教训我的意思。这苏惜这么了?”我很是纳闷的说道。实在是弄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其实说起来我和苏惜的交集并不是很多的吧?怎么苏惜现在是一副教训我的样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