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五百六十七章 拉两个垫背

由于灵儿已经是撤销了对我的防御,也是由于我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们的靠近,所以我一下根本就没有躲过去。其实等我听到声音的时候,已经是晚了。根本就来不及去反应什么了。
背部火辣辣的疼痛让我忍不住的叫出声来。没什么好看的,现在背部已经是全面开花了。因为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不断的流失着。而且一种眩晕的感觉彻彻底底的笼罩了我。让我有点晕过去的感觉。
而我知道现在不是晕过的时候,如果真的晕过去的话,那么我就真的会死在这里了。而死在忍者的手中,对我来说实在就是一种侮辱。所以我现在一定不能晕过去。
强忍着自己背部的疼痛,我猛的一个前冲。堪堪的躲过去了两个忍者第二波的攻击。而几乎是同时,灵儿的保护光罩又是重新的出现。而也就是在这个瞬间,两个忍者的第三波攻击竟然就到了。而这一次我是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躲避什么了。被狠狠的击打在了灵儿的光罩上。虽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冲击力还是非常大的。而现在的一切发生的都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到就是现在我都没有什么准备的地步。所以很不雅观的倒在了地上。
不过到现在我倒是反应过来了。顺着这个前冲力一直的滚的远远的。滚,就是滚!真的是没有想到我现在还会有如此狼狈的地步。***忍者,***的小日本,你们都给来自等着,我林云如果不把今天的一切加倍的还给你们,我就不是林云!
在滚了很远后,我一个翻身就站了起来。元道气强烈的运转了起来,只是现在哪里还有两个忍者的影子?
不过我知道这两个忍者是一定没有离开的。也不会离开。而且现在也是可以肯定,这两个忍者的级别比刚才四个忍者是要高的多的多的。这一点是没什么好怀疑的。也是我大意了。怎么就能仅仅认为就原来的四个忍者呢?不过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刚才现在的这两个忍者是不在这里的。极有可能是刚刚的赶过来。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到现在才出手了。不过,我在危险过后,不说首先的离开这里,而是唠叨这个唠叨那个的,这实在是不对的吧。实在是我的经验太少了。不过这一次的吃亏还真的是够大,背部的疼痛好像有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我慢慢的运转元道气到受伤的部位。这才算是稍稍的缓解了一下疼痛。但我想现在对伤势的恢复是没什么帮助的。只有赶快的消灭这两个忍者,也只有赶快的离开这里,依靠灵儿给我的治疗才会避免什么危险。但是,现在这两个忍者会好对付吗?
废话,当然是不好对付的。这两个忍者好像本身的实力就跟我差不多。
其实这一次的偷袭都是临时决定的。在消息传回忍者据点的时候,就只有四个中忍留守。而在得知是林云的时候,四个众人商量了一下就出发了。因为他们很明白只要是杀死林云,自己的地位是一定会上升很快的。
不过四个中忍也不是笨蛋,他们还是把消息传了出去。希望能派人过来。
而两个上忍首先的接到了消息,也是快速的赶了过来。只是赶过来的时候正看到林云把最后一个中忍消灭掉。而且身上有一种好像能量光罩的东西在,两人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在等待着机会。而林云的大意,终于是让他们抓住了机会一击得手。
其实现在两个上忍现在还是很惊讶的。他们还是能清楚自己的攻击强度到底有多强的。但现在结果是什么样子的呢?林云竟然只是受了点伤,没有立刻的毙命。这是两人根本就没有想到的。如果考虑到这一点的话,接着攻击林云的话,林云还真的是非常非常危险了。就此送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的,这一切我是不知道的。我现在是调用一点点的元道气稍稍的去缓解受伤部位的疼痛。也是希望能止住流淌的鲜血。大部分的元道气全部的时刻准备着忍者的出现。精神现在也是高度的集中。我可不想让忍者击打到了我的身上以后我才有反应。那样就实在是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了。
不过,现在想要全部的集中精神貌似很是困难。因为受伤的部位真的是太疼了。虽然消除了一点,但还是让我有种忍受不住的感觉。
虽然我现在有了灵儿的保护,不用害怕会再一次攻击到我身上了。但如果两个忍者一直不进攻的话,到头来我也是会留学过多而死亡吧。而现在两个忍者还真的是没有出现的意思,莫非他们还真的是这样的想法?
我在心中暗暗的咒骂。但也是在不断的寻思着,不能一直的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我还真的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但是用什么办法才能让两个忍者主动的出现呢?
妈的,就是死也要拉上两个垫背的。不能就这么的死去。
我装作很是站立不稳的样子。像是随时能晕倒。我要想尽一切办法诱惑两个忍者来攻击我。
也许是我装晕的样子真的是太像了。也许是因为两个忍者根本就是想着能亲手的杀死我。所以终于是对我展开攻击了。
自身的情况我现在是再清楚不过了。背部的疼痛在元道气的作用下虽然有点减轻。但是血液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止住的。虽然在两个忍者没有出现的时候可以去止血,但我又是担心在这个当口上遭受他们的袭击,就一直的这么忍着。但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的很。我真的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因为我现在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眩晕,而且这种眩晕的感觉还一次比一次强烈。我知道不能拖下去了,必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消灭这两个忍者,要不然的话,我就有可能真的完了。
还是那句话,我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日本忍者的手中。所以现在就拼一拼吧。就算是还是免不了会死,但最起码还是拉了两个垫背的不是?
两个忍者是来自同一个方向的。就和次一样。日本人还是延续了他们的死板。也许他们就是这么训练的。不过,他们的死板倒是给了我很好的机会。如果是在两个方向上的话,我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可以不可以有那么快的速度来应对两人。而现在只要是攻击一个方向也就足够了。
不过为了保证我的突然性。在已经确定两个忍者已经行动之后,我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而是在等,等他们进入到我最强的攻击范围之内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再出手。
忍者的速度真的是非常的快,在我思考的时候,我已经能够感觉到两把东洋刀带给我的寒气了。也几乎是在瞬间,我双拳猛的出击。全部的元道气都被我集中到了两颗拳头上。
虽然我看不到两人的表情,但我想他们是一定很惊讶的吧。也许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间变的这么有精神。就是不知道依靠他们的猪脑袋,能不能想的到这根本就是我装出来的呢?()
不过,我想他们是根本没机会去想了。我们三人几乎是同声的发出的惨叫。我确定被我的拳头击中以后,就算是这两个忍者比刚才那四个的级别要高,但还是会死亡的。而实际的情况也是这样的。两个忍者就这么的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
不过,两把东洋刀还是击中了我。虽然因为有着灵儿的保护使得我没有继续受伤。但是那种冲击力不仅使得我急速的后退,而且单单是力量的冲击,就使得我有种忍受不了的感觉了。关键的还是全部的元道气都被我用到拳头上了。所以身体上没什么别的防御。
不过,看到两个忍者终于是死了,我还是忍不住的高兴。***,不是偷袭老子吗?最后死的还不是你?
不过,我现在的情况也实在是不怎么好。那种眩晕的感觉好像更加的强烈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失血过多还是元道气刚才使用过度,甚至是忍者的死亡让我紧张的神经放松了下来。我突然感觉到好像全身无力的样子。而且眼皮现在真的是好沉好沉,好想就这么的谁过去算了。再也不想忍受这样的折磨了。睡着了应该是能够忘记这疼痛了吧?只是,我睡过去还能醒来吗?欧阳芳、钟宜佳、林雪、林莹和晓怡,我的爱人们,我还能见到她们吗?还有。。。还有马秀晴和苏惜,我到底是在逃避什么呢?人的生命本来就是很脆弱的。为什么还在乎这些呢?还有李艳,被我伤害的李艳,现在在什么地方呢?我的爱。。。
谁能想的到,在这个时刻,我突然什么都相通了呢?不过,也许是已经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