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修真之境

元道气在上次生命垂危的时候,就已经是发生过一次的变异,而现在,在主人强烈的求生的意识之下,又是焕发出了本身就具有的那种护主的特点。在刚开始的时候,感应到桑利的本名盅虫的侵袭,在我已经失去去元道气控制的情况之下,竟然是自动的运转。那么现在在我这种危险的情况下,再发生点什么,也是非常正常的了!
当然,现在元道气发生的一切变化我现在并不知道,我现在只是在那熟悉的空间中,做着我应该去做的努力!
还记得在昏迷之间,本命盅虫成功的冲进了我的脑部,那么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谁能帮助我?也许就只有柔儿还能帮上点忙的吧?但同时我对柔儿很清楚,柔儿对本命盅虫的了解和我是差不多的,连怎么去对付本命盅虫都不是那么的了解,如果要去救治的话,那应该是很困难的事情!
所以说我现在所处的情况,一定是非常危险的。现在也只能依靠我自己,想着依靠外在的力量帮助,看来是很困难,甚至是直接不可能的事情。
上一次是灵儿的帮忙,只是这一次,有谁能帮的上我呢?
上次是怎么从这里出去的?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而现在我到底要怎么去做,才能成功的摆脱现在的危险呢?
我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我知道,如果走不出这里的话,我会迷失在其中,甚至会直接的死亡,我感激这空间就是连着两个通道!一个是生界,一个是死界!我现在生和死的机会都占有50!
这些想法只是在我潜意识当中不断的出现着,我现在大部分的精力还是集中在对修真的回忆上!
我知道,要想出去,自己就必须要做点什么,而我也是明白,只有我能突破,也许才会出现机会,而先前我元道气已经是到十二层的顶峰阶段,距离修真是仅仅差了那么一步!不知道我能不能借助这次机会,成功的突破呢?
可以说,我现在能不能突破,和我的生死是直接的联系在一块了!
不管有没有效果,我都是努力的回忆着我所记着的关于修真的一切!
慢慢地,我心中其它的想法全部消灭了,不管是什么危险还是突破,还有其它的一切的一切,我现在都全部忘记了。唯一还记着的就是脑海中的修真知识!
而我就好像是突破打开了一扇修真的大门似的,修真,以一个我以前完全不同的角度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修真,和所有的修炼者一样,都是一条逆天的行为。但反过来说,修真利用的就是宇宙中的大道法则,有是遵循宇宙规律的!可以说,修真就是一个矛盾的过程!
修真和其它的修炼不一样的地方,关键的就是因为修炼是修炼自身,自身能够储存的能量有多少,就代表着能力的高低!但修真呢?修真是以自身为中心,把自身当作一个发动机!利用和吸收外界的元气为自己所用!一个是依靠自身能够储存的能量多少,一个是依靠外界的能量多少,这两方面一对比,就完全能看出来到底谁更强了!
而且修真追求的就是一种天道!最重要的就是修心,只有在修心上进步了,在能量上才会自然的进步!比方说,一个人,如果在修心上没有任何一点进步的话,那么就算是在能量上达到很高很高的程度,也是没有办法突破的,相反,这样的情况还有可能使得能量形成对主人的反噬!毕竟你没有足够的‘心’去控制这些能量!
而修心,就是一个人精神力的强弱,总的来说,修真最重要的就是修炼自身的精神力,只有精神力进步了,你的实力才有可能不断的进步,反之,不管你怎么样的努力,都是不会有任何一点进步的!
而我先前一直不能突破,是什么呢?不就是根本就没有开始修心吗?没有修心就没有进步,所以我一直处在元道气十二层的顶峰,不管是我怎么努力,都没有一点点的进步!
只是,修心到底要怎么修呢?
我猛然的睁开了眼睛,既然已经是想明白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去沉默了,修真的世界,修真的大门已经是彻底的向我敞开,我还犹豫什么呢?
浩瀚宇宙,法则如数,条条尽括,唯有元道。元,宇宙之跟本也,道,修炼之根本也。元道结合,即为大道!
大道如期,瞬至,则又期止!
感元之存在,觅道之身影。看天之异样,观属己之大道。
脑海中不断的闪现着元道气开篇上的文字,以前不怎么理解,但现在我发现自己突然能看的明白了!难道,那就是大道如期,瞬至,则又期止?大道是不能强求的,只要是能明悟,就能瞬间而至、不然,想要达到,简直可以说遥遥无期!
沉思中的我猛然的抬头!眼睛中两道乳白色的光芒直射这漆黑的空间!
突然,天空中发生了变化!而我现在是完全沉侵在了这种变化当中!
这,就是大道!
我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是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婴儿一样,完全徜徉在完全属于我自己的空间中。又是感觉自己现在就好像一个好学的学生一样,不管的从异象中吸取属于我的一切!
开篇上说观天之异象,寻找属于自己的大道,难道每一个修炼元道气的人都完全不一样吗?而且还说什么大道有着无数条,而元道却是全部的都包括其中,难道我真的是走了狗屎运,修炼的功法如此的神奇?
当然,惊讶是惊讶,我现在还是完全沉侵在了属于我的大道当中。我知道自己现在是理解不了的,又是不知道以后到底还有没有机会感受这样的大道,所以我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不求理解,只求把一切的变化都记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记住了,还是忘记了,反正我现在是什么也不管,完全进入到了其中。
我所不知道的是,在我投入到异象当中的时候,也就是开始修心的时候。而大道什么时候这么明显的在一个人的面前这样的闪现过?所以我修心的速度,如果是有修真经验的人看到,一定会吓死。
因为我的精神力,以一种简直可以说恐怖的的提升着!开光期、融合期、金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分神中期!
在我努力的不求甚解的把大道记忆下来的时候,我的精神力已经是到了分神中期的级别!也就是说,我只要是能有着足够的能量,进步是不存在什么困难的!而修真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精神力比实际能力多出一个小层次的情况!而我现在足足超出了这么多,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我没有睁开眼睛,只是静静的感受着现在的一切!这个漆黑的空间,是不是太黑了呢?亮点吧!
我的这种想法刚刚的出现,漆黑的空间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指示一样的,突然变的明亮了起来!
我的嘴角浮现出丝丝的微笑,原来这空间,就是我的意识空间,只要是自己能产生精神力,就会开发出这样的空间,这空间主要的功能就是储存精神力,精神力越是强大,空间也越大!
我看了看现在的空间,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力!
一种强烈的喜悦袭上我的心头,分神中期的精神力?这么这么可能呢?我怎么一下子达到了分神中期的精神力了?实在是奇怪!
但奇怪是奇怪,我现在欢喜更加的多一点,对修真已经了解的我,当然明白我现在的精神力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期待中的修真的境界,这就快要达到了!
元道气!想想师傅留下来的元道气修炼办法,我轻轻的摇摇头,这是属于师傅的修炼功法,而不是属于我的!我现在应该有着自己的修炼功法!
开光、融合。。。分神!从开光到分神,一个新的修炼功法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终于是彻底了解了元道气的神奇,元道气,也可以说元道,是一个总称,从元道中能发现什么,这才是修炼功法!
我现在突然想见一见创造出元道修炼的那个人,实在是太厉害了!这样的修炼功法,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
当然,只是修炼方式的不同而异,在能量的性质上还是一样的。不过,我现在的元道气有了生命的性质而已!
我笑了,开心的笑了。明白了这一切的我,想要修炼简直是太简单的事情了!
微微的闭眼,那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就完全消失了,微微的心动,刚刚形成的新的修炼功法出现在我的脑海中,而很自然的,体内的元道气好像是感受到了一样,迅速的发生了变化,瞬间,我进入到了开光期!
我终于是达到了修真的境界!
其实说起来,虽然我在元道气第十二层上停留的时间非常的长,但也不是没有好处,虽然没能让我进步,但在能量的储存上却是帮了我大忙。所以我在没有吸收外界能量的情况之下,成功的进入到了开光期!
当然,现在的进步完全是建立在以前修炼积累的基础之上的,而如果想要再进一步的话,如果不吸收外界的能量,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其实,这和以前的修炼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以前的修炼是什么样子的呢?是一遍又一遍的运转身体内的元道气,长期的积累下去,慢慢增长。根本就不是从外部去吸收能量,而是从内部去吸收,这和修真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修炼方式。
而后者,无疑更为的先进和强大。
只是在这个之前,我首先要处理的就是桑利的本命盅虫!现在本命盅虫已经是威胁不到我的存在了,强大的精神力已经是完全禁锢了本命盅虫的异动!
而现在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暂时安全了,原来柔儿一直在给帮我,用自身的元气禁锢着桑利的本命盅虫!柔儿不敢使用自己的精神力,可能是怕精神力侵入到我的大脑,会伤害到我。不过,就是这样的禁锢已经是帮了我的大忙,要不然的话,我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一点的机会去想办法脱困!
“柔儿,辛苦了,现在交给我就可以了!”我传音的说道,进入到修真的我,学习到了很多以前根本就使用不出来的神通。
“哥哥?你进入修真了?太好了!”柔儿传音的说道,我能够感受到柔儿的欢喜,看来柔儿先前一直都是很担心的。知道我现在没事,当然是很高兴了。
“呵呵,把本命盅虫交给我就可以了,你帮我护法,别让任何人进来。”我微笑的说道。现在我的心情很是轻松,修真的境界就是不一样,只要是给我时间,让我达到分神期,我想和天下的异能者,都是有着一战的能力了吧!
“好的!”柔儿很是爽快的撤出了对我的保护。
只是柔儿在撤出以后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是让张红通知了东海,可能姐妹们现在已经是在外面等的着急了吧?
柔儿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已经是进入到了深层次中,知道现在这种状态之下,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所以柔儿检查了一遍房间,做了一番布置,这才是放心的走了出去!
柔儿现在很是期待林云的进入到底有多大,因为现在柔儿基本上能确定林云的精神力最少是金丹期的级别,要不然的话,是不会在自己没有感觉的情况之下就传音成功的!
走出门外的柔儿还真的是被下了一跳!能来的全部都来了,不能来的也是来了,当然包括自己的姐妹们!
柔儿把里面的情况说了一下,让大家放心,然后就更加专心的保护起这里的安全起来!柔儿很是明白,这里的安全是最为重要的,如果现在被打扰的话,林云的情况就实在是太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