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三十七章 教廷软蛋?

() 我和图尔、格拉格都在看着众人的吸收,布里德能达到皇族的初级这是肯定的,现在唯一存在疑问的地方就是杰弗德他们十人是达到亲王的级别,还是皇族的级别。
不过,我心中想着,只吸收了半滴血液能量,应该是只能达到亲王级别的吧?
说起来我也是纳闷,这血族的分级还真是够特殊的。在公爵的顶峰竟然还有着一个亲王的级别。弄这么多级别有什么用呢?不过,一个亲王顶上两个公爵,这是肯定的。貌似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公爵和皇族级别时间加上一个亲王级别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不断怎么说,一倍的差别也是很大的了。
其实,我知道,虽然他们对视力的渴求非常的大,不过我刚才威胁布里德的话,那是会在他们心中留下点什么的,但我可不在乎这一点,就像图尔和格拉格现在心中根本不会在意一样,我相信等他们吸收完这血液的能量后,也会变成和图尔、格拉格一样。不是我卑鄙。而是有着这样的好机会来控制他们。为什么不做呢?这样可比别的办法要省事的多的多。我想这一点是没有谁能够否认的。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一天不到的时间,那十人已经是醒来了。而不出我意料的,他们都是达到了亲王的级别。血族亲王,多么动听的名字,不过在这之前,竟然根本就没有亲王级别的高手存在。不能不说这完全是血族的悲哀。
血族能有这么大的名声,难道就没有辉煌过?如果没有辉煌过的话,教廷也不会跟血族纠缠几千年的时间了。
想起来,现在的变化还真的是大,以前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呢?论天来过,论月来过。而现在呢?貌似我的世界百年,千年的时间随时都在发生着一样。血族,存在几千年了。教廷,存在几千年了。而仙灵宗更是存在十万年了。就是许辰,都以元婴的状态下存在了两千年的时间,在这个和科技完全不同的环境中,时间好像和原来完全不同了。
不过,对我来说,是不能按照这个标准来要求自己的。就像现在的我吧,如果按照这个时间来修炼的话,千年的时间我绝对能渡劫飞升。但是我能吗?这是根本不能的,因为我是从这个世界中走出来的。我的一切还都在这个世界上,而外星的危机也是使得我根本不会有太多的修炼时间。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培养和控制一大批的强有力的手下将会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杰弗德十人都用羡慕的眼神在看着还在吸收的布里德。因为他们很清楚,这吸收所花费的时间越长,进步也是越大。而且,他们都从自身上能够感受的到,其实他们也就是差一点点就能达到皇族级别。但也就是这一点点,也许他们永远也踏不过去。
“布里德有机会,你们同样也有机会。当我认为你们有资格,有条件晋级到皇族级别的时候,我自然会帮助你们晋级!”我淡淡的说道,眼睛还是看着吸收着的布里德。
“谢先生!”十人轻声的说道。脸上满是期待的神色。当然,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我的念头,就算是有也要藏起来,然后忘记。我自信,有了混沌能量对我精神力的改造,还没有人能强行的解除我和他们之间的契约。
又过去了很长时间,布里德终于醒了。
“布里德谢谢先生大恩,先前。。。”布里德脸上满是尴尬的表情。
“哈哈,过去的也都过去了,你不也是为了血族本身好的吗?也是就冲着你这个,现在你已经是我手下第四个皇族高手了,平时听从图尔的就行了!”我哈哈大笑的说道。看到布里德这个样子,我心中还是很开心的。
“是,先生。”布里德恭敬的说道。然后向图尔行礼。
“恭喜布里德大人了!”杰弗德十人连忙上前说道。
我微微一笑,他们怎么套近乎我可是不管,我只要他们在我需要的时间能冲上去就可以了。别的?我为什么要管别的呢?是吧?
“先生!”鲁尔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出去了,现在也是应该让图尔和格拉格好好的和他们谈谈了。怎么样才能够做到血族完全的整合,人不是名义上的整合。
“鲁尔,索菲亚大教堂那边怎么样了?”我关心的问道。我一直都在疑惑教廷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的。
“先生,很奇怪,就在刚才,我得到了情报,索菲亚大教堂,所有教廷的高手竟然都撤退了。而且连主教级别的祭祀也是跟着撤退了。现在索菲他大教堂剩下的也就是小喽啰!”鲁尔带着三分惊奇七分自豪的说道。在鲁尔看来,这教廷显然是害怕血族的联合了。所以才撤退的。
我把鲁尔的表情看在眼里,却是没有多说什么。鲁尔这样的想法,在他那个角度上,还是很正常的。
但我就是感觉十分的不对劲。教堂的反应好像太反常了。
先是集合,现在又是没什么征兆的撤退,教堂到底玩的哪一出戏?
“鲁尔,你是不是觉得教堂怕了咱们这才撤退的?”我询问的说道。.手机看
“先生,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咱们血族只要是联合起来,还是会令教堂害怕的。”鲁尔很是肯定的说道。
“哦,那么你说说看,教堂对咱们原来血族的实力是不是很了解,我说的是公爵的数量上。”我沉声的问道。
“嗯,应该是了解的。二十九位公爵在教堂那边不是什么秘密!”鲁尔回答说道。
“那么你说,七位红衣大主教、六位圣骑士和九位裁判所的高级执事,对上咱们二十九位公爵,是咱们强大还是教堂强大?”我又问道。
“这个。。。还是教廷强点!”鲁尔沉吟的说道。
“那么,你们成为皇族的消息,是不可能泄露出去的吧?”我沉声的说道。
“先生,这个是绝对不可能传出去的。就是家族内的人现在也不是全都知道!”鲁尔很是肯定的说道。
“那不就结了?教廷在面对血族集结的时候,反应那可是迅速的,我想除了教皇,他们明面上的实力全部都来到这里了吧?那么为什么现在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又是突然撤退呢?”我沉思的说道。
“这个。。。也许是不想和我们血拼吧!”鲁尔不怎么确定的说道。
“嗯,你说的这个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从教廷和你们血族的仇恨上来说,你认为这种可能性大吗?反正我们是准备在天黑之后去灭了他们的。”我看了看鲁尔说道。
“应该不会吧!”鲁尔更加的不确定了。
“那么在正常的情况下,教廷是不可能撤退的。那么现在为什么又选择了撤退呢?不感觉这中间奇怪吗?”我皱眉的说道。
鲁尔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看来在我的分析之下,鲁尔也是察觉到了什么。
“先生,您是说,教廷有着别的目的?”鲁尔询问的说道。
“这是肯定的,我想教廷一定是有着什么大动作咱们现在还不知道。”我肯定的说道。
“这个。。。也许教廷真的害怕我们了呢,要知道,如果他们能取得胜利。但也一定是惨胜。而教廷的敌人可不单单是血族一个。”鲁尔还是有点不相信我的观点。
“呵呵,你们血族和教廷打了那么长时间的交道了。难道教廷是软蛋?”我没好气的说道。
“那。。。先生,要不咱们现在直接杀过去的了!”鲁尔狠声的说道。
“呵呵,杀过去?你现在的实力是很强了。但是你告诉我,你能完全发挥出你现在多拥有的实力吗?还是不能的吧?而你的父亲和格拉格也不能,那么刚刚晋级的布里德和杰弗德他们呢?当然也是不能,那么拿这样的实力去碰教廷是不是有点匆忙呢?还是等你们都能发挥出自身实力的时候。等把黑暗议会彻底搞定的时候再说吧!”我沉吟的说道。
“那教廷如果玩什么阴谋?”鲁尔担心的说道。
“呵呵,如果他教廷敢来的话,那我还求之不得呢。不过,咱们不能这么的被动,嗯,这样,你立刻派人侦查教廷的一切,记住,是一切,任何的细节都不要放过。”我叮嘱的说道。
“好的先生!”鲁尔干脆的走了出去。
看着鲁尔的背影,我心中微微的一叹。八百岁的生命又能如何,鲁尔现在不还是显得很不成熟?
看不起教廷?笑话,对敌人,一定不能存在这样的心思,要不然,灭亡的就是自己。
而教廷更不是什么软蛋。在欧洲这么复杂的异能环境下,教廷竟然显得是一家独大。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和坚强的魄力,这是根本做不到的。
只是,教廷这么做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