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五十八章 愤怒(三)

() 不是对教廷特别忠心的人,是走不到燃烧生命和灵魂这一步的。他们都是修炼者,知道就算是生命终结,灵魂还是存在的,但如果灵魂也消失的话,那么就是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任何一点踪影。而如果不是对教廷心坚之人,怎么能做到如此牺牲呢?
格拉尔明白这一点,福尔也是明白这一点,这样的人才是教廷最宝贵的财富。不过,现在这宝贵的财富已经彻底消失了。
“五位圣骑士也没有抵抗多少的时间。战斗的总时间应该是很少的。对方最少有着四位高手。而且,看外围的教众都被杀的情况,他们根本不想让咱们知道他们的身份。”格拉尔分析的说道。
福尔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来。如果福尔能利用圣器来感应现在这里残留的能量,也许能够分析出点什么。但福尔可不想在前辈们的面前显摆自己的圣器还有那在他们看来不怎么重要的教皇身份。
“格拉尔先生,能判断出是谁做的吗?”福尔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格拉尔的身上了。
“福尔,从残留下来的能量痕迹上来看的话,我只能感觉到丝丝的黑暗气息。你也知道,战斗是发生在夜晚的。”格拉尔沉声的说道。和福尔一样,现在格拉尔也是非常的困惑和无奈。
对方很显然都是高手,而如果高手想要隐藏痕迹的话,那么想要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还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那么说,是修炼黑暗类的异能者?”福尔沉声的问道。
“按照现在的形式看,应该是这样的!”格拉尔点了点头说道。
“黑暗类的,黑暗议会有这样的实力吗?”福尔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黑暗议会的实力对咱们来说是透明的。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黑暗议会才会拥有黑暗能量。不过,什么事情都有变化,黑暗议会最近不是很活跃吗?咱们他们稍稍的试探一下,看看他们的实力。如果还和以前一样,那么就根本不可能是他们做的了!”格拉尔沉声的说道。现在只要是有一丝的可能,都不能放过。这一次的损失确实有点大。不管是哪股势力,都必须要付出代价。
“嗯!”福尔点了点头。试探试探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里已经看不出什么了。我们去地下看看吧!希望没有遭到破坏!”格拉尔严肃的说道。赏赐格拉尔跟着福尔一起来取那些大主教武器和圣骑士武器的时候,就感觉这里很是奇怪。所以这才建议福尔多多的用心。却是没有想到最后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行人深入到了地下古墓群。
一边走,福尔一边说在这里有着什么,在哪里有着什么。虽然不是很珍贵,但看的出来,这个古墓群很是不简单。
“嗯?”格拉尔一行人众人看了克鲁斯众人的尸体。
格拉尔和福尔的心里都是咯噔了一下。
“坏了!”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眼睛中看到了彼此的意思。
不过两人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缓缓的前行。仔细的观察了克鲁斯几人的死法。
“好锋利的武器。绝对是一击致命。而且。。。是修真者!东方的修真者。那淡淡的气息我还能够感觉的到!”格拉尔脸色大变的说道。
阵法虽然破了,但那丝丝的能量因为是在地下的缘故,消散的不是很快。而教廷的速度真的是非常迅速。所以现在能量的气息竟然还残留一点点。而这一点点已经足够格拉尔做出判断了。
“修真者!”福尔惊讶的差一点下巴都掉下来。
“福尔,你最近是不是招惹到东方的修真者了?”格拉尔眼睛犀利的看着福尔。脸上的表情竟然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格拉尔先生,我。。。前段时间,有人传出东方的修真者已经不存在了。世界上各股势力都去了东方。我们教廷也去了。。。”福尔轻声的说道。虽然现在贵为教皇,但福尔对格拉尔还真是很畏惧。毕竟,这个位子就是格拉尔传给福尔的。
“结果!”格拉尔的眼睛还是那么的犀利。语气更是简洁的让福尔感觉到害怕。
“教廷全军覆没。其它的异能者也是损失惨重。”福尔轻声的说道。c.手机看
“福尔,你。。。你让我说什么好?我们可以和埃及的那帮法老们开战,我们可以和北欧的那些大块头死磕。甚至也可以和希腊神族来场战争,我们都不一定会输。但是,对上东方的修真者,只要他们认真起来,你知道我们会是什么结果吗?灭亡,绝对的灭亡!你不知道,你不明白东方的修真者有多么的可怕!你不知道!”格拉尔显得很是激动的说道。看格拉尔的表情,很显然,格拉尔是很清楚东方的修真者是多么可怕的。
“格拉尔先生,你知道的,对于这个传言,世界上各股势力都出动了。而且,在开始的时候还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只是在后来的时候,好像有一两个修真者出现了。虽然各方都损失惨重,而且现在各方也不敢轻举妄动。但是,所有的人现在都认为,东方的修真者真的不存在了。现在存在的修真者,只是运气好的遇到了那些以前的修真者留下来的秘籍什么的而已。对于这一点我坚信不疑!你也知道,如果我们能得到修真者的什么东西,都咱们教廷的帮助,那实在是太大了!”福尔鼓足自己的勇气,努力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你确定?”格拉尔思考了一下,认真的问道。脸上的表情已经从犀利转化成了认真。
“格拉尔先生,我有90%的把握。现在之所以各方都没有行动。就是因为谁也不想做这个出头鸟。毕竟,还是有几位修真者存在的。而且现在东方弄的什么古武运动。虽然明显上是增强他们东方整体的身体素质。但我还是坚定的认为这是那几个修真者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因为他们也是感觉到了自己力量的薄弱。”福尔抛开了一切,把自己的分析给说了出来。
其实,福尔对东方的修真者还是有恐惧的。因为那圣皇剑就是毁在这个上面的。但恐惧并不代表着畏惧。教皇一直都在想着怎么报复呢。
“哎。。。猜测,有的时候猜测为给我们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啊!”格拉尔感叹的说道。
“格拉尔先生,同样,猜测有的时候也会给我们带来无穷无尽的财富!”福尔坚定的说道。
“那这个修真者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他已经悄悄的来到了我们这里?是不是已经展开了对我的报复?”格拉尔现在的脑袋也有点乱。
“格拉尔先生,我想,这正是他们不强大的表现。因为如果他们实力强大的话,直接给咱们警告就可以了。根本就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来报复咱们!”福尔肯定的说道。还真别说,福尔现在的思路还真是越来越清晰了。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格拉尔沉思了片刻说道:“先不说这个,让我好好的想想。”
一行人继续的前进。终于发现了最重要的地方。
“这。。。”福尔指着明显的被人用破坏性的挖掘办法弄开的古墓群。直接惊讶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格拉尔的脸上也满是严肃的表情。上前仔细的看着。一个一个的墓穴,慢慢的走到了尽头。
“这里,有着强烈的修真者的波动!”走到最尽头。格拉尔沉声的说道。
福尔也是点了点头。他也是感觉到了。
“组织人手,我需要知道这几个墓地的墓碑。”格拉尔沉声的说道。看呗挖掘的痕迹,明显的就是冲着什么东西而来的。
莫里斯感慨在福尔的指示下安排了。
格拉尔皱眉的不断的看着。心中也是有了一点头绪。
教廷的速度还真不是盖得。很快挖掘的队伍就组织起来了。
慢慢地,一个一个的墓穴被小心翼翼的挖掘出来。
只是让格拉尔和福尔可惜的是,这墓穴好像根本就没有墓碑一说。
嘿嘿,那修真前辈把这些人安葬起来就很不错了。怎么还会给他们立碑呢?
不过,从墓穴中出土的东西中,他们终于还是发现了不同的地方。
“北欧神族的!”
“埃及法老的!”
“血族的!”
“希腊神族的!”
“加上我们教廷的。福尔,你想到什么了吗?”格拉尔沉声的说道。
“格拉尔先生,您是说。。。您是说。。。”福尔有点慌张,更多的是惊讶!
“传说,传说那是一场大战。各个势力都是损失惨重。很惨重。但却是没有人知道他们是生还是死。现在看来他们是死了!”格拉尔沉声的说道,心中觉得很是压抑。强烈的压抑!这种压抑让格拉尔感觉很是不舒服。
这些。。。这些可都是。。。
格拉尔沉默着。福尔也是沉默着。想想最后是修真者的气息,两人都多少明白了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