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六十八章 云动(三)

() 巴黎圣心大教堂给袭击虽然没有在普通的民众当中传开,但怎么可能瞒过异能界的眼睛?特别是现在盯着教廷的埃及、希腊、奥丁,嗯,勉强算上黑暗议会吧。
所以,四大势力几乎是同时的对教廷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偷袭北爱尔兰地下古墓群的人和偷袭巴黎圣心大教堂的人是不是一批人呢?而根据情报显示,对方使用的是黑暗能量?怎么和东方修真者这个身份不相符合呢?”
教皇福尔看到这样的疑问,很郁闷,非常的郁闷。不过郁闷的同时,他也是发现了一个可能被忽略的线索。所以,教皇福尔找到了格拉尔,希望格拉尔能帮忙分析分析,教皇现在有点光杆司令的感觉。
“格拉尔先生。”教皇福尔恭敬的说道。
“嗯,是不是得到了结果,又得到了那帮人的怀疑?”格拉尔认真的说道。
教皇福尔苦笑的点了点点头,得到这个结果付出了一个圣骑士,八位主教和四位高级执事。这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一点。而且,还引起了即将成行的合作。所谓有点得不偿失的味道。
也许,唯一的收获是福尔发现的这个线索吧。
“格拉尔先生,莫里斯在巴黎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福尔沉声的说道。
格拉尔察言观色的本事比福尔那可是‘深厚’的多。立刻就想到这线索可能很是关键。
“说说是什么情况?”格拉尔表面上显得很是平淡的问道。
“整个圣心大教堂残留的人员,没有一个看清楚是谁的,不过,经过莫里斯的调查,却是发现在现场有着明显的黑暗能量的痕迹!”福尔把莫里斯调查的结果说了出来。
“嗯?”格拉尔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
“格拉尔大人,您还记得在地下古墓群的外围,咱们发现的黑暗能量的残留吗?”福尔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格拉尔的脸上满是严肃的表情。两者结合在一起。就很耐人寻味了。
“我分析来分析去的,认为这两拨人是一体的。从对方的实力上其实也能够分析的出来。没有两股势力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消灭咱们那么多的高手。而且,袭击圣心大教堂的过程,前前后后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没有超强的实力根本就做不到这一点。”福尔继续的说道。
“那地下古墓群中的修真者的气息是怎么回事?”格拉尔现在也是分析不出什么来了。
“我也是疑惑这一点,您说,东方修真者不是有一种修炼黑暗能量的吗?叫什么修魔者,您说是不是他们?”福尔把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格拉尔还是紧皱着眉头。良久,这才沉声的说道:“不排除你说的这种可能性。但是对东方的修真者我还是了解的。如果他们有着这样的实力,那么一定不会采取这样偷袭的办法,也许直接的就冲到咱们的总部来了。我可不认为他们没有这样的胆子!”格拉尔见识再怎么多,现在也是有点迷惑了。
“不过。。。”格拉尔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显然正在进行思考。
“不过,不排除是修真者之外的势力所为。你也知道,在咱们宣传教义的时候,得罪的人可是不少。”格拉尔猜测的说道。
“那么谁有这样的势力呢?”福尔沉声的问道。
两代教皇,却是在这里玩起猜谜语的游戏了。
沉默并不能解决问题,这一点显然格拉尔和福尔都是明白的。
只是,问题是现在是一点头绪也没有。这才是让两人最为难的地方。
“要不要咱们再试探试探。嗯,咱们设下个埋伏!”福尔沉思了片刻说道。既然分析不出什么来。那么就像圣心大教堂一样的引诱他们上圈套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我看,对方很难上当。从他们那么短时间就结束了战斗来看,除了说明对方的实力确实是非常强悍。另外一个。你不认为对方的情报工作做的也是很不错的吗?”格拉尔沉声的说道。
“咱们不能一直这么被动吧?”福尔很是苦恼的说道。自从福尔坐上教皇的位子以来。还真是没有遇到过这么紧迫的情况。这让手握大权的教皇福尔有种有力使不出来的感觉。
心中可算是把和教皇作对的那一帮人问候一遍了。什么?教皇怎么能骂人?晕,难道不知道这教廷的人都是披着神圣外衣的流氓吗?没看报纸上曾经就报道过在教堂中,有的教廷人员可是当众宣淫的。虽然只是报道出一例。但从中不难看出教廷那在神圣的外衣下面那肮脏的内心。
“当然不能,不过,在仅有这么一点点线索的情况之下。着急是着急不来的。咱们只能慢慢地想办法!”格拉尔沉稳的说道。其实不是说福尔的智力什么的有问题,人是教皇福尔严格来说已经是一个局中人了。而格拉尔现在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看待问题的。虽然因为和教廷的关系,视线也是被阻挡了很多,但并不妨碍格拉尔做出正确的判断。确实,在教廷就仅仅掌握这么点线索的情况之下。以不变应万变是最正确的办法了。
福尔点了点头,看来格拉尔在福尔心中的位置还不是一般的高。格拉尔的一句话就能够让福尔冷静下来。
“嗯,埃及、希腊、奥丁神族和黑暗议会那边对这件事情怎么看?”格拉尔开口问道。
“他们都已经是传话给我了,无一例外都是在询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不是和地下古墓群有着联系。”福尔苦笑的说道。在福尔看来,联合还没有形成,就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不是什么好兆头。
“看来,他们是在担心。。。担心袭击地下古墓群的人不是东方的修真者。而咱们在开始的时候,可是认定了就是东方修真者的。我想。。。哼,他们是在内心中就对东方的修真者存在恐惧吧!”格拉尔沉声的说道。
“可是他们现在已经在怀疑了,我想,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解释的话。。。我想咱们联合的想法是根本没办法实现了!”福尔沉声的说道。
格拉尔又是皱起了眉头。福尔的话是不错,但现在就是教廷都是不能确定和自己作对的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呢?问题。。。不好办啊!
“现在关键的还是要找出那帮人,不能再这么沉默下去了!”格拉尔转换了口气说道。刚才还对福尔说要沉得住气,现在却是要快一点查清楚到底是谁了。这样的转变还真是快,而且,人家还没有任何一点的不好意思。好像很是自然一般。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不过,就算是这样,福尔也不敢说什么的。
当然,在福尔看来,早就应该这样了。伟大的教廷面对接连的打击,怎么能沉默呢?两次打击都摸不着对方的面门,这对教廷绝对是一个非常非常沉重的打击。而面对这样的打击,如果不想让别人嘲笑,那么就一定要反击。
“主是有尊严的,主的尊严是不容侵犯的。我们要维护主的尊严!”福尔附和的说道。手机访问:
“只是,格拉尔大人,咱们要怎么做呢?”福尔现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的。
格拉尔还是一如的皱着眉头。
“首先,埃及、希腊、奥丁神族和黑暗一会那边要想尽一切办法稳住他们。从他们立刻就答应联合的态度上,就能看的出来他们对那些宝贝是多么的在乎。这原本是咱们可以利用的优势。但因为那莫须有的利益,联合迟迟不能成行。现在反而把压力都转嫁到咱们的身上了。所以,稳重他们是第一要素。反正,在咱们寻找那股神秘力量的时候,不能和他们有什么交恶的。然后,我看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就按照你所说的引蛇出洞吧。我想,‘圣殿’和所有的特级执事现在都要联合起来出动了!”格拉尔严肃的说道。格拉尔很清楚,如果不能给那四方一个明确答案的话,也许西方就会联合起来对战教廷了。那样教廷就是有苦也说不出来了。这,就是发起联合的坏处。
“看来只能用这个办法了!”福尔点了点头说道。
“办的漂亮点,不要让对方不上钩。另外,咱们教廷的情报系统是应该整合整合了。让对方这样的肆无忌惮,我想他们是完全失职了!”格拉尔严肃的说道。
福尔额头上都出现汗水了。情报系统出错,那么不也就是他这个教皇出错了吗?格拉尔没有明确的指出来,已经是给福尔面子了。福尔现在真是很无奈,怎么想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而且,教皇现在还瞒着一件事。那就是圣皇剑的丢失!本来还想找个机会说出来,让格拉尔分析一下那召唤天使的话是什么意思,或者是不是被那个叫林云的东方修真者给耍了。但现在,还是不问为好。
不过,福尔也是相信,只要‘圣殿’的前辈和特技执事们都出动的话,一旦对方上钩,那么就别想安全离开了。这样,烦心的事情就能解决了吧!所以,福尔心中暗暗的想着这一次一定要完成的漂亮一点。
结束了和格拉尔的谈话,得到格拉尔保证在福尔准备之后‘圣殿’的所有人和所有的特级执事都会出动之下。福尔也是开始忙碌了起来。教皇,也不是那么轻松的啊!
幸好,莫里斯从巴黎回来了。福尔可是立刻就抓住了莫里斯,一起研究去了。
回到黑暗议会总部的时候,图尔他们早就回来了。我告诫他们的是不惹事直接回来。看来执行的还算很是不错。
“怎么?看你们的脸色好像不高兴?”我微笑的问道。
“先生,没有没有!只是,咱们是不是正面和教廷战斗一场呢?”图尔众人现在对眼前的‘先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但并不代表着他们没有别的想法,这不,想法不来了吗?
“嗯,这样的战斗不爽?看到教廷的高手在你们的手下不堪一击,让教廷根本就摸不到你们的门道。让教廷根本就怀疑不到咱们的身上来,难道你们对这样的情况还有意见?还是你们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非常强悍了?教廷,可没那么简单的!”我训斥的说道。
图尔众人都是不说话了。显然看到我‘生气’他们还是很害怕的。
“你们和教廷做了那么多年的对手,对教廷的了解应该比我深刻。嗯,教廷的教众是非常多的,这一点是没办法否认的。图尔吧,你从出生到现在,对教廷红衣大主教应该是很了解的吧?”我沉声的问道。
图尔虽然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很老实的回答:“是的,先生,我对红衣大主教还是很了解的!”
“嗯,那么在你们公爵的数量只减少不增加的情况之下,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是不是一成不变的呢?”我又问道。这个问题我想了很长的时间。最近才想明白,教廷的秘密力量,可能就是这样产生。而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可是很心惊的。这几千年下来,积攒了多少隐藏的实力?
我的话又是让图尔众人一惊,嗯,应该不是说是一惊,而是吃惊加思考了。
“先生,这个。。。我们以前还真没有注意这个。红衣大主教,貌似也是每每有新面孔出现的!”图尔喃喃的说道。
“哼。。。何止是红衣大主教,包括圣骑士,还包括宗教裁判所。我不相信教廷没有让现在这些摆在明面上的所谓最强高手再进一步的办法。而你们认为教廷这样隐藏实力的可能性是不是很大呢?”我严肃的说道。
图尔众人低下了头。
“这是我所担心的地方。而且,还有一种可能性。黑暗议会的存在,可能都是教廷有意为之的啊!也许全盛的黑暗议会会让教廷紧张。但以前的你们确实不能让教廷放在心上。也许,他们一直都把黑暗议会当猴子耍呢。而现在你们有点实力了。还是在教廷不明白的情况之下,不知道怎么利用现在这种优势,反而是想着和教廷明面上一站。我真怀疑你们是怎么想的。咱们是黑暗议会,黑暗中的行动是咱们的本性和权力。我认为,在咱们的实力还没有暴露之前,这样你的行动是越多越好。反正我是感激看着教廷的高手在没有什么反抗之下就被杀,还不知道是谁做的。实在是很爽!”我沉声的说道。也算是一种分析和解释吧!
图尔众人先是惊讶,接着就是顿悟,接着就是恐惧和愤怒了。
我心中暗暗的想着,谁能想的到血族脸上的表情变化也会这么的丰富呢?
“先生,如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图尔喃喃的说道。
“怎么?刚才那自信满满的和教廷来长明面上的战斗,现在却是完全退缩了?”我没好气的说道。
众人都是低下了头。
“嗯,有了实力不能盲目的自信。特别是在不能完全了解对方的情况之下,更应该谨慎。不过,你们也不必担心。就算是对方隐藏的实力很强大。咱们就一定弱上很多吗?刚才的对比是在你们原来实力的基础之上的。但现在呢?你们说说血族的实力提升了多少?而黑暗法师们也在不断的进步。狼人们现在的实力还是在增长。狂战士更是战斗力强悍!其实,咱们黑暗议会现在的实力是非常非常强大的。虽然不见得比教廷的隐藏实力要强,但谁说就一定比教廷隐藏的实力要弱呢?我对黑暗议会现在的实力还是很相信的。但相信是一回事。采取什么办法打击教廷是一回事。正面的战斗,嗯,这样有**,也不必拐弯抹角的。但你们想想,你们中的人是不是注定会损失很多呢?嗯,说句矫情的话,我可不希望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位受到伤害,甚至是永远的离开我们!”我沉声的说道。
“先生,我们错了!”图尔众人同声的说道。
“我不知道是不是就你们几个有这样的想法。如果别人也有这样的想法,我要求你们立刻都我扼杀在摇篮里。以后一切的行动都要听我的指挥!”我严肃的说道。
“放心先生,我想,他们一定都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图尔沉声而坚定的说道。
“嗯。说起来,现在是个好机会。现在咱们的偷袭,一定让教廷能感受到来自于我们和另外三家的压力。而在压力之下,联合是暂时不可能的事情了。可以说,咱们只是小小的一个偷袭,就已经是基本上破坏了联合的可能性。嗯,如果处理的好,甚至能让咱们四家联合起来对付教廷。是不是听起来不可思议?这就是战略。而在他们根本不知道咱们有着现在巨大变化的情况之下,如果不好好的利用利用这种优势的话。嗯,根本就对不起伟大的撒旦吧!”我沉声的说道。哦,撒旦?撒旦是谁?借你名字用一下哦哥们!
图尔众人的眼睛一亮。对我的话都感觉深以为然。
我感觉,就算是以前的黑暗议会的实力,也不至于在和教廷不出动隐藏实力的情况下完全没有还手的力量,这中间固然有着各种各样的原因,但不管怎么说,谋略才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好了,大家都先休息去吧。做点别的事情,别一直在这个问题上思考。需要的时候,我会通知你们的。当然,我们的鲁尔是要多辛苦辛苦的。不说情报系统有没有出错,我都希望咱们的情报系统你能做到事无巨细!”我微笑的说道。
“是的,先生,我一定完成你的要求!”鲁尔恭敬的说道。
“好,你们忙去吧!”我摆摆手的说道。
平静的日子注定不会很长。在我了解了黑暗法师、狼人和狂战士的修炼进展,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几点建议之后。教廷那边终于是有所动作了。
嗯,这次还是一封来信。貌似,在异能界,还在使用这样落后的通讯方式。也许是在保留自己的古典吧!
内容很简单。教廷的措辞很是严谨,首先说明上一次的猜测和判断并没有丝毫的错误。袭击地下古墓群和盗走宝贝的人就是东方的修真者。至于前段时间在巴黎圣心大教堂发生的意外。那纯粹是一种意外。并且说教廷一定会在短时间内找出这帮人,然后给四家一个满意的交代。希望教廷的这点意外不会对五家的联合造成什么阻碍。毕竟找回各家的宝贝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而且,教廷还隐晦的透漏了一点,教廷有实力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个问题。
我看着这封信,妈的,教廷还真是狡猾呢。只字不提在地下古墓群和巴黎圣心大教堂袭击教廷的人都是黑暗属性的。
嗯,这才是关键,这才能让另外三家联想到什么的吧?
不过,貌似三家也不是笨蛋,这个秘密他们是一定能够查的到。关键就是他们的态度,我相信,在看到这样的信息后,他们还是会选择观望观望的。毕竟,联合的事情根本就不着急。
嗯,看来我还是不能轻松下来,是要给教廷制造点麻烦了。况且,黑暗议会和教廷本来就是世敌,虽然‘始祖金血’很是重要,但如果仅仅因为这个,而对教廷没有任何的说法,那么在外人看来还是很奇怪的吧?
那么,就让黑暗议会站出来吧!
我的目标不是教廷。而是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
在信息中我说道:“地下古墓群是教廷发现的,而从现场中看,教廷已经挖掘了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而且,挖掘过的墓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了。虽然教廷说是东方的修真者所为。但黑暗议会对这种方法保持怀疑。很显然,如果不是那股神秘的力量突然出现,咱们的宝贝一定会成为教廷的收藏品吧?而根本黑暗议会的了解,在北爱尔兰的现场有着强烈的黑暗能量的波动。而在前段时间的巴黎圣心大教堂,同样也是有着强烈的黑暗能量的波动。我们黑暗议会倒是真心的希望是我们做的。但很可惜,我们没有那种实力。而教廷欺骗的做法,让我们黑暗议会有点不能接受。黑暗议会有着充足的理由怀疑这一切都是教廷在捣鬼。也许真有一股势力在找教廷的麻烦。但黑暗议会同样不怀疑教廷早就把地下古墓群挖掘的干干净净了。毕竟,咱们根本不知道教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挖掘的。另外,为什么一口咬定是东方的修真者所为?东方的修真者现在貌似真的处在低潮期,但黑暗议会明白东方修真者的实力。所以,黑暗议会对进军东方一直不怎么感冒。嗯,黑暗议会认为首先在教廷身上下手会比较好一点!”
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现在都接收到了我这样的信息。嘿嘿,我想不管是什么情况。教廷想稳重四家的办法注定是失败的。我就不相信另外三家不会对教廷有丝毫的怀疑。至于对黑暗议会怎么想,这很简单,黑暗议会本来就是和教廷对立的。现在就算是完全站到对立面去也是没有丝毫问题的吧?
至于教廷会不会知道这个消息,那还用说嘛,当然会知道,不说教廷的情报系统。就是另外三家也是多少会提出点什么的。而我不也就是希望他们提出的这么一点什么吗?
当然,这一切都是场面的活动。从打算不把那些东西交给他们的时候,我就有了要面对教廷、埃及、希腊和奥丁的准备。不过暗地里能解决的问题,当然还是暗地里解决为好。能省心的事情,为什么要费心呢?
最为关键的还是自身实力的提升。黑暗法师还在不断的提升着。我的办法对他们还是很有帮助的。虽然只是解决了身体的问题。但黑暗法师不就是身体的问题一直在困扰着他们的战斗力吗?
狼人不用说了,格雷尔四人现在已经是狼皇的级别。而且还在不断的进步和巩固着。虽然现在进步不大了。但后面的狼人进步可是非常快的。虽然狼王级别的还没有出现。但在我看来,出现一批狼王的时间还是不长的。值得期待。
狂战士的进步不是很快,但保证在三级变身的情况下能稍稍的清醒,已经是非常大的进步了。而且,这种情况还在不断的好转着!当然,我现在有时间也是研究研究变身之后的后遗症问题。如果连这个问题也能解决掉的话,那狂战士的战斗力。。。。当然,这个问题貌似非常的困难。但事在人为不是?
当然,最后,对我自身实力的提升才是最为关键的。虽然在同等的境界上,我能轻易的秒杀对手。但我可不介意自己的实力再增加一点。
所以,很长时间没有使用的丹药重新被我拿了出来。
一个星期的时间,我竟然从出窍前期进步到了出窍中期。这种进步的速度连我都没有想到。当然,这中间有着丹药和混沌能量的作用。但谁又能否认这种速度真的是非常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