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七十六章 免不了成为公敌

()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认为做的没什么漏洞的时候,却不知道做的完美就是一个漏洞。
就像现在的我一样,我认为黑暗议会不出去惹事,那么教廷就不会被黑暗议会产生什么怀疑。但这恰恰就是一步错棋!如果前一段时间不是教廷有什么动作就‘主动’的告诉黑暗议会的话,我会在大方向上掌握的这么完美吗?不见得吧?而我依靠的就是跟教廷的这种‘沟通’的能力。
但现在教廷把联合的对象剔除了名单之外。我就显得有点被动了。
如果在增强实力的基础上,让底层的人员还是和以前的生活一样的话,那结果现在可能就是两个样子。也许不仅仅能够成为教廷的联合对象,而且还能继续的在暗处给予教廷致命一击。当然,现在也不能说不可挽回。但总归已经是让教廷起了疑心。而这种疑心想要消除的话,还真不是那么容易地。
“先生,我想,咱们现在这个样子,可能会适得其反!”图尔思考了一下,开口说道。
“哦?”我很感兴趣的看着图尔。
“先生,您想想看,教廷和另外三家现在动作刚刚的完成,而教廷现在也是刚刚的对咱们黑暗议会产生怀疑。很长时间我们黑暗议会表现的都已经是很安静了,现在却是突然的行动起来。我想反而是让教廷认为咱们是做贼心虚呢!”图尔分析的说道。
“你们大家的看法呢?”我看了看众人。想听听大家的意见,毕竟,人多才能力量大嘛!
“先生,我也赞同图尔大人的看法,不考虑其它的,我只是认为我们现在需要时间,因为我们整体的实力每一天都在进步,如果给我们时间,我们的实力足够和任何一股明面上战斗!”格里夫开口说道。
“对,格里夫的意见是很正确的,不管是血族,还有黑暗法师、狼人和狂战士,每时每刻都在不断的进步,所以说,时间对咱们来说还是非常重要的。不过,你们说的虽然有道理,但我认为咱们现在还是要表现出一点什么来!嗯,鲁尔,向教廷提出抗议,措辞严厉一点,询问一下为什么在联合的名单上没有咱们黑暗议会。配合着咱们的愤怒和不解,我认为咱们现在稍稍对教廷展开打击还是很正常的。别怕咱们会暴露。虽然时间对咱们很是重要。但就算是和教廷面对面咱们也是不怕什么。大家说对不对?”我微笑的说道。虽然他们的意见我不赞同,但他们能尝试着思考事情带来的影响,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好的先生,我想我们的愤怒一定很快就被教廷所了解的!”鲁尔点了点头说道。
“嗯,那么下面大家就安排安排怎么给教廷一点教训吧。嗯,比以前正常的时候稍稍的狠一点。当然,也不要狠的太过分,毕竟不管怎么说咱们还是要和教廷‘联合’的嘛!”我笑呵呵的说道。
众人也都是笑了起来。
黑暗议会行动了起来。
很快,发往奥丁神族、埃及法老和希腊神族的信函都是给了回复。埃及和希腊两方面都是明说教廷好像要撇开黑暗议会,他们没有同意,并且委婉的表达了,只要黑暗议会不参加联合的话,他们也不会参加。
我微微一笑,这两家是要黑暗议会承情于他们的吧?以后他们找黑暗议会帮忙也是不会有什么麻烦。打的好主意。
不过,奥丁神族的信息却是让我胆战心惊。
在奥丁神族的回复上,明确的表示教廷之所以没有邀请黑暗议会参加联合,是教廷怀疑先前打击教廷的事件是黑暗议会所为。不过,倒是没有什么证据。而就是因为只是教廷的一面之词的怀疑,奥丁神族庞然大怒的推迟了联合的日期。奥丁神族还建议黑暗议会最好尽快的让教廷把怀疑之心消除。大家好联合在一起。毕竟,各家的宝贝还是早到手为妙。
这些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从教廷不邀请黑暗议会的动作上我已经能够猜测的出就是这样的结果了。
不过,奥丁神族后面的信息才是最为重要的。他们打算联合伊斯兰教、佛教和东南亚的巫师一起进攻东方的修真者!
我看了这个信息是一身的冷汗。妈的,现在才想起来。我貌似得罪了两个庞大到不比教廷弱的组织。
基督教、伊斯兰教和佛教。这是世界三大宗教。每一个宗教的实力都是非常强悍的。
以前我称呼为中东的狂信者。那是不正确的。确实,狂信者就是伊斯兰教的一部分。但也只是一部分而已。
他们的范围在世界各地都有分支,不过主要的还是集中在阿拉伯地区。中东也算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部分。而中国本来就存在的‘回教’!就是你伊斯兰教的一个分支,只是早就被中国给同化了而已。但不能否认他们的影响力和实力。我以前是太小看他们了。
狂信者是伊斯兰教最底层的武力,上面还有信使者、信典者、信天者和最高的信安拉!
安拉,是伊斯兰教的创始人。伊斯兰教的宗旨是‘顺从’和‘和平’!但并不代表着他们不借助武力。以前教廷组织的十字军东征。想要消除的就是伊斯兰教和佛教。但结果教廷大败。这从一个方面就能看出来伊斯兰教的强悍来了。
不过,伊斯兰教很是低调。就算是中国侵占了他们的领土,貌似也是没什么动作,也就是上一次来中国捣乱!但那个时候他们出动的力量实在是小的可怜。
不过,不管怎么说,伊斯兰教和中国现在已经是有了强烈的利益冲突。也许是看在东方修真者的威慑力上,没有什么动作。但如果教廷他们以联合的名义邀请他们的话,成功的可能性还是非常高的。
因为宗教存在的根本就是教徒。而中国对中东的侵占让他们失去了很多的教徒。所以,他们被争取到教廷阵营中的几率非常的大。而如果这样的话,无疑对中国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佛教,世界三大宗教之一。
佛教虽然是世界三大宗教之一,起源于印度,准确的说是现在的尼泊尔境内。在整个亚洲广泛的流传。严格说来,佛教不是一种宗教,因为佛教只是讲述一个至理。佛教是佛陀的教育,而不是拜佛的宗教。
不过,佛教虽然发源于印度,但严格来说,是属于中国的。而可笑的是教廷竟然还联系佛教的人。
当然,就是因为佛教没有什么特别的组织,各地的佛教也是不同。中国的佛教就是西藏,布达拉宫代表着佛的威严。而班禅和**是中国佛教的代表。不过我没有接触过中国佛教中人,嗯,这倒是提醒了我,修真者是不存在了,但不一定佛教中人也不存在了。
而教廷准备联合的是原来印度的佛教。这么点力量,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计。
其实我担心的是印度的另外一中大教印度教。
印度教,也被称为婆罗门教!它综合了多种信仰,没有单一的信条,但所有印度教教徒都信奉多神教的主神论。
印度教是印度第一大教,信仰印度教的人数占原来印度总人数的80以上。不过,印度教的核心还是那些有姓氏的教徒。四个种姓是婆罗门、刹帝利、吠舍和首陀罗。修罗、罗刹都是印度教武力的一部分。
印度做为世界文明古国。也有着自己的神话体系。只是,在侵占印度的时候,印度教的武力一点也没有出现,我先前是不了解。现在才明白这里面好像很是诡异。难道东方修真者的威慑力已经强大到如此地步了?
教廷说联合佛教,我看他们的目标一定是在印度教上。因为只有他们和中国才有着强烈的利益关系。
还有东南亚的巫师,虽然现在他们没有闹事,但那是看在上一次的打击上。如果教廷联系上他们的话,我相信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和教廷联合在一起。毕竟,他们的生存空间现在已经被我挤兑的快不存在了。
如果真的让教廷把这些势力联合在一块的话,那对我来说,实在是太不利了。就算是黑暗议会也是抵抗不了的。
不过,比较有利一点的就是教廷的打算是在和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联合之后再联系这些势力。而现在教廷的联合计划因为黑暗议会现在又被推迟了。那么,这个时候就是我的机会。
机会难得,一定不能放弃!
奥丁神族能告诉我这些,我还心中还是很感激的。虽然知道奥丁神族目的也不会简单,这样做根本就不会为了黑暗议会。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得到了这样的信息,还是很宝贵的。
我对他们的信息一一的回复。对埃及法老和希腊神族表达了对教廷的愤怒,当然也有感激之情。稍稍的也是提了一点黑暗议会不会忘记他们的大恩。
对奥丁神族则是诚心了很多。虽然是一样的感激。但我倒是真心的。我甚至想着是不是把‘开天巨斧’送给奥丁神族算了。但想想现在还真不是时候。况且奥丁神族是不是真的能和黑暗议会站在同一条线上现在还不得而知。贸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是太冒险了。
我现在能做的也就这些,下面就看教廷有什么动作了。如果教廷还是怀疑黑暗议会的话,我是不介意和教廷站上一场的。只是我头疼的是一旦暴露,那么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打击黑暗议会。怎么应对这三股势力是我现在最为头疼的。说实话,我认为现在黑暗议会的实力和现在的教廷还是有一拼之力的。
意大利,罗马大教堂。
教皇福尔想来想去的,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虽然这个怀疑使得联合计划又一次的被推迟了。但福尔这一次还是选择相信自己的感觉。黑暗议会一定有问题。
福尔的手上还有着黑暗议会刚刚发来的抗议。不过福尔没有放在心上。而黑暗议会现在突然对教廷展开的打击。虽然让福尔感觉有点奇怪。但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
和莫里斯商量的结果也是上报上去。不管成不成,福尔都感觉是应该摸摸黑暗议会的底了。不能继续这样的糊涂下去。
“格拉尔大人!”福尔恭敬的说道。
特图和拉菲一般是不管什么事的,现在也就是格拉尔还能过问一下。
“福尔,又有什么情况了?听说你已经展开联合的计划了?现在怎么样?”格拉尔询问的说道。
“格拉尔大人,联合计划本来进行的很是顺利,不过,被我一手给搅黄了!”福尔硬着头皮说道。
“什么?你怎么做事的?你知道这次联合对咱们有着什么样子的意义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格拉尔震惊的说道,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搅黄福尔。
福尔感觉格拉尔的目光注视到自己的身上,就有着巨大的压力一般。根本就不敢和格拉尔对视。
“格拉尔大人,是这样的,这次联合我自作主张的并没有邀请黑暗议会。而埃及、希腊和奥丁方面都不满意。不欢而散!”福尔简单的说道。
“哼,原本就有黑暗议会的,你无缘无故的把黑暗议会剔除,他们和你联合才是怪事。到底为什么没有邀请黑暗议会?虽然黑暗议会和咱们作对了那么多年,实力也不怎么样,但是他们在情报上还是可以利用的。你不是意气用事了吧?”格拉尔有点恼怒的说道。
“不,不是。格拉尔大人,我是怀疑袭击咱们的势力,就是黑暗议会啊!”福尔开口的说道。本来还紧张的心情,在说到这个时候的,倒是平静了下来。
“哦?你有什么证据?”格拉尔眼睛一瞪的说道。不过倒是不显得恼怒了。而是变成很是好奇了。
“格拉尔大人,我并没有什么证据。但我有种直觉,感觉黑(11)暗议会很值得怀疑。从血族发出最高等级的召集令开始,整个黑暗议会都变的和以前完全不同了。以前,不管是什么时候,黑暗议会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和咱们教廷的争斗。而自从召集令开始,黑暗议会就没有和咱们教廷发生任何一次冲突。而且,根本就是呆在黑暗议会的总部不出来。这样实在是反常的很。我认为,黑暗议会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虽然还不能确定是黑暗议会袭击了咱们。但三次现场都留下了黑暗能量的痕迹,让我不得不去怀疑黑暗议会!”福尔沉声的说道。
格拉尔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你这样怀疑是值得肯定的。黑暗议会这样的反常是有点不正常。但也许是血族的统一和黑暗议会内部的整合呢。想想看那股神秘的势力强大到什么程度吧。而黑暗议会的实力是什么样子的你也不是不了解。他们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身的实力提高到这种地步吗?如果有‘始祖金血’倒是有可能,但这建立在不仅有‘始祖金血’还是有着足够的‘始祖金血’的情况下才行的。你认为这种可能性大吗?”格拉尔沉声的说道。
福尔一窒!没有说话,福尔还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方面。黑暗议会的实力福尔还是了解的。是啊,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黑暗议会的实力难道能提升到这种程度吗?也太神话了吧?
不过。。。福尔的眼睛亮了起来!
“格拉尔大人,这倒是有一种可能性的。”福尔开口说道。
“哦,谁能让黑暗议会的实力在短短的时间内提升到这种程度?”格拉尔很是感兴趣的问道。
“东方修真者!”教皇福尔开口说道。
格拉尔的眼睛也是跟着亮了起来。
“格拉尔大人,您想想看,咱们现在基本上能够确认东方修真者现在是最弱的时候。但从上次受到的打击和日本异能界的灭亡,同样也是证实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东方的修真者有着一个强悍的存在。而这个强悍的存在,一个人并不能对付咱们教廷。所以他想着借助别人的力量,而黑暗议会就是最好的选择。因为黑暗议会的实力在东方修真者的帮助之下,绝对是有可能在短时间内上升很快的。血族,是依靠血液的能量来进步的,而东方修真者的血液对血族来说,就是灵丹妙药!这一点从血族对东方修真者这么的向往就能看的出来。所以我估计,也许就是东方修真者在其中帮助。而且,从三次对咱们的打击来看,都留下了东方修真者的气息。格拉尔大人,您说黑暗议会值不值得怀疑呢?”福尔分析的说道。还真是别说,福尔能从这蛛丝马迹当中联想到这么多的东西,还真是很不简单了。
格拉尔微微的点头,福尔的这个分析还是很有可能的。
“福尔,不得不说,你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但我感觉你既然是怀疑了黑暗议会,那么联合的计划就不应该进行,现在让三方又是退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联合呢。”格拉尔对福尔的分析很是赞同,但对福尔的做法还是很不苟同的!
“那个时候我只是稍稍的怀疑,没来得及说!”福尔讪讪的说道。
“好了好了,既然都已经这样了,那么咱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还是试探试探黑暗议会吧,不管是不是黑暗议会,咱们都应该把黑暗议会的实力做一个正确的了解!”格拉尔摆摆手的说道。
“格拉尔大人是赞同我对黑暗议会的怀疑了?”福尔显得很是兴奋的说道。现在教皇福尔手上的高手实在是少的可怜,而‘圣殿’的高手和特级执事的调动必需要格拉尔大人同意的。福尔这次说出来的目的,其实也就是为了这个。
“嗯,不过,你一定要给我把黑暗议会的实力查清楚!”格拉尔严肃的说道。
“格拉尔大人,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查的清清楚楚!”福尔兴奋的说道。
黑暗议会总部。
我总是感觉很是不安。就跟我刚刚的听到教廷的联合集会没有黑暗议会的影子一样。而且,现在黑暗议会对教廷的抗议已经发出去了。黑暗议会对教廷的‘打击’也已经开始了。不过,一直到现在教廷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反常,实在是太反常了。
不行,我必需要做点什么。修真者的预感是很准的。我既然有这样的感觉,那么就预示着一定要发生什么事。
黑暗议会的总部还是非常到的,不过,覆盖这么大面积的阵法倒是有很多。为了安全我先要保护好黑暗议会的总部。就算是发生什么事情,也好有个预防,就算教廷不会杀过来,黑暗议会在安全上也是要比以前强悍的多的多。
仔细赛选了一下,杀阵是不行的,迷幻阵也是不行。那么就布置一个困阵吧!虽然是困阵,但外面的人想闯进来还是很困难的。不,应该说如果不懂阵法的话,根本就闯不进来。而我出入又不费什么劲。打不了在没用的时候不发动也就行了。
想到就做,晶石我是足够了。为了威力,我选择的都是一些上品晶石。特殊的地方全部使用的都是极品晶石。而且,为了阵法的威力更大一点,我用了一件极品灵器来做阵眼。这样这阵法就会更加的牢固了。谁知道教廷的人会不会强攻!还是安全一点比较好。
花费了我五个小时的时间,足足上百块的上品晶石,十块极品晶石,终于把这阵法布置完毕了。
看着自己的作品,看起来这段时间在阵法上的研究还是没有白费力气的嘛。现在就已经用上了。这样一来,就算是教廷的人来攻,黑暗议会也是能保证安全了。
不过,我还是招集了图尔、格拉格、鲁尔、格里夫、格雷尔和图摩斯。
“最近的情况很不好,我想大家也能看出一点来。教廷对咱们的抗议和打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不是教廷对咱们的怀疑彻底消除了,要么就是教廷对咱们的怀疑加深了。而我看,第二种的可能性更加的大一点。所以这短时间大家都小心一点,鲁尔,情报上一定要做好,教廷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马上第一时间汇报上来。”我沉声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
“嗯!”鲁尔决定的点了点头。
“大家也许注意到了,我现在在咱们整个黑暗议会的范围之内都布置了一个阵法。不管谁来,我相信这阵法都能够阻挡住他们。但是,如果真的有人攻过来,咱们也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图尔,这里又没有通往别的地方的暗道?”我询问的说道。
“先生,有,不过,不远,也就是十里左右!”图尔回答的说道。
“不够,不够,马上挖掘,挖的越远越好。这样遇到危险的时候,咱们必须转移的时候也好转移。”我沉声的说道。
“好的先生,我这就去组织人手!”图尔点了点头,赶忙的去安排了。
“从现在开始,大家都要有点忧患意识,我感觉咱们平静的日子就快要结束了!”我沉声的说道。
“只要鲁尔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把你们认为不能失去的人撤回来。不过,人数太多也不行,咱们这里毕竟空间有限。到时候你们看着办。好了,就先这样,大家去准备吧。嗯,格里夫、格雷尔、图摩斯,你们还是继续的修炼!”我严肃的说道。
大家都很严肃的点了点头,出去安排了。
意大利,罗马大教堂。
教皇福尔和红衣大主教莫里斯正商谈着。
“教皇陛下,你的分析很有道理,而且看现在黑暗议会的情况,也是越来越值得咱们怀疑。我看,我们直接杀过去得了!”莫里斯建议的说道。
“嗯,不好,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上一次为什么会在中途退出?他们找的理由,只能算是推脱的理由。我看真正的目的还是想着咱们会不会把对付黑暗议会的办法用到他们身上吧。如果咱们现在就冲过去的话,是黑暗议会还好说,如果不是的话,那咱们就不好说话了,可能联合就根本没有可能性了!”教皇福尔摇摇头的说道。
“那咱们怎么办?找证据?”莫里斯疑惑的问道。
“当然要找证据,以前咱们是没有怎么注意黑暗议会,现在我们注意起来,一定会找到什么证据的!”教皇福尔很是自信的说道。
莫里斯点了点头,知道现在是着急不来的。也就没有说什么。当然,两人在这个事情上可是讨论了很长时间,把各种各样的情况都设想了一下。然后莫里斯去安排了。
教皇福尔这才算是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暗的想着希望这一次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吧。虽然这个教皇的位子自己是想让了,但以现在的状态而让位,福尔是怎么也接受不了的。一定要把教廷的危机消除掉才可以!
三天的时间悄悄的过去。福尔还是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和证据。正在苦恼的时候,莫里斯大步了走了进来,而且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福尔的精神一震,莫里斯这样的表情不是找到是线索了吧?
“莫里斯,可是已经有了什么发现?”福尔有点急切的问道。
“教皇陛下,确实已经有了发现,刚刚得到一个消息。一位主教亲眼看到有一位不认识的血族公爵级别的高手袭击了咱们的一个教堂!”莫里斯微笑的说道。
“袭击咱们的教堂你还这么高兴?嗯,有认识的公爵?”福尔先是埋怨,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问道。
“嗯,这位主教一直被安排在跟进血族上,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而血族的公爵,到都认识,而他现在见到的这个公爵,却是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莫里斯说道。
“这么说。。。”福尔盯着莫里斯说道。
“这么说,血族的实力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血族公爵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我不相信那么多年都没有一个新的血族公爵诞生,而恰恰是在这个时候诞生了新的血族公爵!”莫里斯肯定的说道。
“那么血族有了变化,黑暗议会就一定有问题了!”教皇福尔沉声的说道。
“一定是这样,教皇陛下,我认为现在是咱们行动的时候了。不管黑暗议会是不是咱们要找的目标。黑暗议会的实力增强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咱们还是要了解了解他们为好!”莫里斯很是干脆的说道。
“嗯,好,咱们立刻组织人手,赶往黑暗议会!”教皇福尔思考了一下,干脆的说道。
黑暗议会总部。
“先生,教廷已经有行动了,十位红衣大主教,十位圣骑士,十位高级执事,十位特级执事,正在向我们这里赶过来!”鲁尔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连珠炮似的说道。
我呼的一下站了起来。
来了,还是来了。妈的,这么快就确定是我们了吗?那么成为教廷、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的公敌是肯定的了?那么既然是不能避免了,就让我把这些人都留下来吧!
“立刻按照原计划实行。你们认为应该躲避的人马上进入黑暗议会。剩下的人立刻的分散!”我沉声的说道。
“是,先生!”鲁尔连忙的出去了。
整个黑暗议会立刻的行动了起来。我知道,也许现在教廷的人正在盯着黑暗议会,正在盯着这里。我们这里的变化他们一定能够察觉的到。但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都往我这里赶过来了,难道我还能继续的隐瞒不成?时间,我是需要时间,但既然躲在暗处没有时间可以利用,那么就让我自己创造时间吧!
早有准备的黑暗议会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而我也是悄悄的启动了阵法。教廷,我看你会怎么栽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