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八十章 偷袭,坚决偷袭

() 东方修真者的威慑力确实强大,但毕竟不在身边,而不管是哈默、坎波还是奥丁斯,都是什么人物?大佬级别的人物?担心是有,但绝对不是胆怯。貌似放弃轻视,重视起来更加的有效果不是?
而看到教皇福尔这副假惺惺的‘关心’的嘴脸。实在是让哈默三人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所以呢,哈默、坎波和奥丁斯几乎是在同时就决定对教廷来个狠的。反正你现在实力弱,我们不怕。反正事后你们教廷也是个灭亡的命运,为什么现在还跟你客客气气的?你不值!
三人可谓是把教皇福尔给贬了一文不值!
“感谢福尔阁下,真是很感谢福尔阁下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我们。我们三家决定了,我们要联合在一起教训教训黑暗议会。一是为教廷报仇,二是为我们三家的至宝。”哈默很是正气凛然的说道。
“对,福尔阁下,你就放心的回去吧,我们三家好好的给黑暗议会一个教训!”奥丁斯更狠,直接让人家教皇福尔回去。妈的,好点虚假一下也好啊。人家的目的还没有说出来,这就让人家回去,哎。。。太邪恶了。
“黑暗议会那帮傻蛋。福尔阁下放心,有我们三家就足够了!”貌似坎波也不是不狠的主!
教皇福尔傻眼了,看着气愤的三人,虽然貌似对象是黑暗议会,但怎么处处都是针对教廷呢?貌似他们三两句话就把教廷排除在外了。不行,这样可不行,教廷现在可没有单独挑战黑暗议会的实力啊!
“我。。。”教皇福尔刚想开口。
“福尔阁下,我们明白你的意思,你们教廷现在的实力确实是下降了很多。你们放心,我们是不会让教廷在蒙受什么损失的。黑暗议会交给我们就足够了!”哈默打断了教皇福尔的话抢先的说道。不过在看到教皇福尔差一点被憋死的时候,心里那个高兴啊。真是没办法形容了。哈默感觉这是自己最为高兴的一次了。
“嗯,咱们四方距离都不远,相互关系也不错。我同意哈默阁下的意见。我们三家出马!”奥丁斯也是附和的说道。
“我也没什么意见。福尔阁下,你们教廷现在需要的是休养生息啊!”坎波沉声的说道。一副全心全意为教廷考虑的样子。
教皇福尔现在心中的火气那可是像火山喷发一样的愤怒。
但还是那句话,实力啊,有实力才有话语权。虽然教廷以前也不比三家强多少。但那个时候谁敢和教皇这么说话?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但现在呢?教廷在他们的眼里可是一点的尊严也没有了。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实力决定了一切。除非教廷真的放弃对黑暗议会的仇恨。那么才可能免除现在的羞辱。但是这可能吗?在教廷的眼里,黑暗议会已经成为了不得不消灭的存在。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做到这一点,哪怕是教廷的尊严!
所以教皇福尔现在唯一的选择只有忍耐再忍耐。就算再怎么不服气,愤怒,也要等到教廷的实力强大了再说,还是那句千古不变的真理,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
“哈默阁下、坎波阁下、奥丁斯阁下。你们的好意我福尔心领了。其实,以前教廷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教皇福尔开口的说道。
哈默、坎波和奥丁斯都是瞪大了眼睛,教皇说出这么软弱的话?这是自大的教廷说出的话?看来,天真的是变了啊!
教皇福尔怎么能看不出哈默三人脸上的表情,心里很是无奈,但还不得不继续的说道:“不过,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教廷的实力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不过,我们教廷并不是没有了一点点的力量,我们也能和黑暗议会较量一番。但是毕竟实力下降了很多,我们也没有什么把握。其实,我这次来是找三位商议一下联合的事情的。我们教廷什么利益都不要。只要能让我们和你们联合在一起消灭黑暗议会!”福尔这次说的很是干脆。虽然这样说面子是丢尽了。但是报仇的机会也是随着而来了。孰轻孰重现在教皇福尔可是非常清楚的。为了这个目标,教皇福尔可算是真正的豁出去了。
哈默、坎波和奥丁斯也是没有想到教皇福尔说的证明干脆。本来三人也是没打算丢下教廷的,毕竟教廷现在还是有点实力的。增强自己一方的实力的事情,谁会拒绝呢?前面的话只是教训教训教皇福尔而已。而现在貌似什么都达到了。这反对的理由也就不存在了。
“福尔阁下,哎。。。你们教廷的意思我们怎么能不明白?我刚才的话其实已经说很清楚了。你们教廷现在需要的是休养生息。而不是去战斗。但是。。。哎。。。”哈默唉声叹气的说道,演戏的功夫做的还真是非常不错。
“哈默阁下的意思我福尔也是明白,但是这件事情不管是放在谁的身上,都是不会放弃的吧?我们教廷已经被卑鄙的黑暗议会偷袭了四次,已经伤筋动骨了。我们必需要报仇,一定要消灭黑暗议会。但是我们现在自身的实力又很难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教廷就想到了你们。希望看在以前咱们四家本来就想联合的份上。三位能帮帮我们教廷!”福尔这一次是彻底的放下了身段来求人了。不得不说,福尔隐忍的功夫实在是强悍。他清楚现在教廷的情况,在必需要报仇的情况之下,单单依靠教廷自身的实力是根本办不到的。那么就一定要借助别人的力量。而和黑暗议会有着直接的利益冲突的就是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所以教皇福尔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是什么样子的情况,就算是求人,也一定要把联合的事情弄好。而现在,他还真的求人了。心里虽然很是苦涩。但教皇福尔却是能忍。总有一天,会讨还回来的。
哈默三人又是一呆,这教皇福尔可算是完全放下脸皮了。这就是求人!既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三人再为难的话,怎么也说不过去不是?毕竟三人也都是站在最顶层的人物,而教皇福尔也是这个层次的。没有必要一次就弄的这么狼狈,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
“福尔阁下,你为教廷之心,我很是感动。我哈默代表希腊神族,欢迎教廷加入我们的联盟!”哈默沉声的说道。虽然很是客气,但也是预期很犀利的。让教廷加入,加入,呵呵,配角而已。
教皇福尔现在怎么会在乎这些?只要能消灭黑暗议会。面子和利益都可以完全不要的。
“我,奥丁斯,代表奥丁神族欢迎教廷加入我们的联盟。”奥丁斯也是沉声的说道。
“呵呵,那么我就更没有什么反对的理由了。我,坎波,代表埃及法老,欢迎教廷加入我们的联盟!”坎波微笑的说道。
教皇福尔笑了,哈默、坎波和奥丁斯也笑了。四家都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联合正式开始了。
四人谈论了起来。无外乎联合的事项一直到深夜。。。
黑暗议会总部。
我不断的吸收着丹药中的能量。丹药中的能量是最接近于自身能量的。这一点从丹药的性能上就能够分析的出来。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不是从自然中吸收的能量,虽然在纯净上不能和吸收的能量相比。这也是吸收丹药的能量进步总是存在风险的关键性的原因。就连我也是不例外。
不过,不例外那是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才发现,又了混沌能量在其中的元道能量,现在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虽然混沌能量的比例在元道能量的总比例中占据着还不到百分之一的分量。但不能忽视这百分之一对元道能量的改造。可以说,现在的元道能量和以前的元道能量已经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看看现在吸收丹药能量的方式上就能够完全看出来了。
嗯,每一颗丹药的百分之三十左右才会被元道能量吸收和融合。而以前的时候,绝对能够达到百分之五十左右的。但为什么现在反而是降低了呢?
降低是个事实,是个现在我根本改变不了的事实。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这样的吸收方式,不仅仅在修炼的速度并不比以前慢多少。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现在吸收的都是对自身没有任何危害的能量。也就是说,那种不稳定的因素已经是完全不存在了。这些都是混沌能量的作用。可以说混沌能量净化了它们,也可以混沌能量压缩了它们。但在我看来,混沌能量是驯服了它们。而这百分之三十的能量才是一颗丹药最最精华的所在。从这个方面来看,混沌能量的作用实在是太明显了。
首先,修炼和吸收的速度并没有降低。嗯,当然这是在我丹药很充足的情况下。
其次,不稳定的隐患已经完全不存在了。这对自身的修炼的好处,就不用多说了。
再次,这百分之三十的能量就好像是自身的能量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陌生的感觉。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些能量你能干在第一时间就使用!
这三点好处,已经充分说明混沌能量的问题了。看来,我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我真的是个幸运儿!
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实在是没有丝毫可以担心的,只是不停的吸收,再吸收。重复这样的动作就完全可以了。还是应该感谢我那便宜师傅,如果不是他留下来这么多的丹药,我想,就算我有着这样的办法,也做不到现在这样的程度。
修炼,是对自然的感悟,更是对自己更深层的认识。而我在吸收丹药能量的时候,用内视的办法意思的看着身体的变化。我现在才发现一个让我很是欣喜的问题。丹药的百分之三十的能量被元道能量同化,这是没什么疑问的。而剩下的百分之七十在我原来的想象中,应该是回归到自然的。因为这都是提纯以后剩下的能量了。俗一点的说法就是这些能量已经不纯了。但不纯的能量就没有用处了吗?不,不,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想象的实在是太武断了一点。这些能量并没有回归到自然,而是分散到了我的全身上下。
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都是他们侵占的对象,就好像是不要的孩子在发泄着自己的愤怒一般。不过,在他们愤怒的侵占了器官和细胞的时候。他们才突然发现,原来这里也有那可恶的能量混沌能量。而和元道能量中含有百分之一的混沌能量不同。混沌能量在这些位置所占的比例绝对超过了百分之五十,这也是以我现在身体的强度都赶的上下品灵器程度的最根本原因。要知道,下品灵气的坚硬程度,就是分神期的高手都不是谁随便能破开的。而这一切都是混沌能量不断改造的结果。而这些‘愤怒’的能量在遇到混沌能(,)量的时候,就好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的老实了下来。然后很简单的,就被混沌能量吸收和同化了。所以,在吸收的过程中,我也是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强度在不断的提高。虽然说达到堪比中品灵器的程度还差上很多。但不能否认,我是在进步。
我相信,单凭**的强度,血族亲王级别的高手击打在我身上就跟挠痒痒差不多。当然,血族皇族就另说了。
但是,修真者除非是专门炼体的,别的修真者可达不到这样的身体强度。其实,大部分的修真者都有着和黑暗法师一样的毛病。要不然的话,修真者也不会大部分攻击都是远程的了。
当然,修真者的改变可不跟黑暗法师那么的简单。这不是什么办法就能够实现的。除非是级别不断的提升,别的没什么好办法!
但是现在呢?我的**强度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地步。说实在话,我真是有点喜出望外的感觉呢!
实力越来越强,能量越来越浓厚。一种突破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
就在战争感觉出现不长的时间。我的嘴角浮现出了丝丝的笑容。
出窍后期吗?我喜欢!
是的,我突破了,突破到了出窍后期的级别。感觉自身的能量比以前更加的浓厚,那么攻击力同样也是更加的高了吧!虽然只是一个小层次的突破。但不能否认,战争突破对实力的提升还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在后期,更是明显。因为在一个大层次的后期,可是向着另外一个大层次靠拢的。
不管怎么说,我和以前相比是有了很大很的的进步。这一点现在没有人反对。嘿嘿。。。其实也没有知道。
伸了伸懒腰,在级别上达到了出窍后期,在身体的强度上堪比下品灵器。还有着仙器在手。我相信现在我的战斗力比以前可是强了不止一倍。
满足,一种满足的感觉升上心头,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成长到这种地步,我应该是满足了吧?
不过,灵儿的样子在我的面前出现。
我打了个冷颤,自己这点速度就满足了?那么灵儿的速度比自己快了多少?虽然有自己的成分在其中,但是灵气进步的速度是个不争的事实吧?不能否认的一个事实。那么我还有满足的理由和道理吗?
修炼,我现在只能继续的修炼,不断的进步才行。不说我现在的实力根本就对付不了现在的危机。就是距离修真者的顶峰我还差上十万八千里。想想看在北爱尔兰地下古墓群的那位修真前辈。那才是真正的高手。一个人对付整个欧洲的异能界,结局还是他赢了。这就充分说明了修真者的战斗力。而我,要需要不断的努力啊!
其实有的时候,不怕你修炼不成功,最怕的就是前进的动力。如果动力不在的话,就算能轻松的突破,也不会达到最高的那个层次,因为你连想都没有想过,怎么能达到那种层次呢?
这次闭关算是成功的,完美的。那么,剩下的时间就让我跟这些异能者们好好的玩玩吧。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去的最终的胜利!
我微笑的离开了房间。很快,鲁尔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的精神力早就查看了整个黑暗议会。可以说情况还是让我很满意的。从安静的情况来看,现在并没有任何来打扰黑暗议会。那么也就是说现在教廷根本来没有开始行动。而黑暗议会中的人都在努力的修炼,努力的提高着自己。我又有什么不满意这样的情况呢?我实在是找不出任何的理由。
“鲁尔,我闭关多长时间了!”我淡淡的问道。虽然我有精力去计算时间,但貌似我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的习惯,往往平常的时候总是想着要计算时间,但大部分的时候,都会忘记!
“先生,您闭关已经六天了!”鲁尔沉声的说道。
“六天?呵呵!”我笑呵呵的喃喃说道,真是没有想到这一次收获这么大的修炼只花费了六天的时间,当然,我也很是明白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如果我先前不是已经有了突破的感觉,如果不是我有着丹药。如果不是有着混沌能量,如果。。。很多的条件才造就了我这看起来奇迹般的六天时间吧!
鲁尔没有说话,不过却是在心中很是佩服‘先生’!‘先生’在现在实力这么高的情况下,还时刻不忘记修炼,看来自己学习的地方还有真很多很多啊!
“外面有什么消息吗?”我沉声的问道。既然我的修炼完成了,那么注意力也应该转移一下了。
“嗯,先生,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又集会了。不过,我们也就知道这一点。另外,教皇福尔好像也到了三家集会的地方。这个消息我们没有查的很清楚,我已经下了死命令查清楚。但现在还没有任何的消息!”鲁尔无奈的说道。
“呵呵,没有必要这个样子。难道你还想象不出来吗?教廷现在的实力损耗实在是太大。这一点我想参与了四次袭击的你应该明白在这四次当中教廷的实力下降到多少。况且他们现在根本就不清楚咱们现在的实力,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虽然教廷还有着一定的实力。但肯定不会独自来攻击咱们的。因为他们现在不敢来冒险。教廷虽然嚣张,但并不代表着他们不谨慎。恰恰相反的,教廷是非常非常谨慎的。所以说,他们现在只剩下了联合这条路!”我分析的说道。
鲁尔一边点头,一边很认真的听着。
“另外,教廷明白,在咱们黑暗议会暴露之后,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是不会放弃打击黑暗议会的。因为他们稍稍的一联系,就会想的到是我们袭击了北爱尔兰的地下古墓群,那么那些至宝当然也是我们得到了。而那些至宝呢,又是他们非常非常可以得到的。所以说,教廷找到他们不至于害怕他们不攻击我们。这一点不能否认吧?当然,四家本来就一直在商谈这联合,现在这样的机会,教廷怎么会放弃呢?不过,在异能界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地方,教廷现在的实力是和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相差很多的,所以说,教廷现在说话的分量一定很弱很弱。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不管放在是地方都是真理。我相信,四家的联合是一定的了。不过,教廷依然是他们作战的排头兵。不过,是地位最弱的排头兵而已!”我微笑的继续说道。
“先生,教廷你的作风我还是了解的,他们能放下面子吗?”鲁尔有点疑惑的问道。
“哈哈,我刚才怎么说的?没有实力就没有话语权。而现在教廷的实力比不上现在三家中的任何一家,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另外三家以前就看教廷很顺眼吗?以前是教廷的实力很强大,没有必要和这样的势力争什么利益。但现在不同了,教廷现在实力下降,三家不趁机骑到教廷的头上去才算是怪事呢。而且,教廷的脸面?呵呵,我相信教廷现在纠缠的不是什么脸面和利益,而是仇恨,不否认,我们的四次袭击已经让我们和教廷真正的处于了一个不死不休的局面当中了!”我解释的说道。
“先生,我想,我们根本不用怕不是?教廷把我们当作了敌人,而我们可是一直都把教廷当作我们的敌人地!”鲁尔微笑的说道。鲁尔很聪明,对我的话消化的也非常快,而有的时候又很有朝气。这也是我时刻培养鲁尔的一个最为关键的原因。
“这个是肯定的,我想整个黑暗议会都不会有人反对这一点。但仅仅这一点是不够,我们的敌人也包括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其实,三家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让教廷和我们黑暗议会死拼,然后他们收残局,记住,是我们黑暗议会和教廷的残局。”我沉声的说道。
“你是说?他们会让教廷消失?”鲁尔的脑袋确实转的非常快。立刻就把握住了我话中的意思。
“你认为不是吗?”我反问的说道。脸上笑呵呵的。
“他们。。。”鲁尔疑惑的说道。
“呵呵,你想想看,教廷以前的所作所为我就不说了。就单单说现在教廷的实力,三家联合是不是他们轻松的搞定教廷?”我微笑的说道。
“这个肯定是没问题的,原本最强盛时候的教廷也不见得比他们的实力要强。教廷有隐藏的实力,那么另外三家肯定也会有的!”鲁尔在这一点上回答的很是干脆。
“嗯,就是这样,既然能轻松的搞定,为什么不让自己的身边少一个对手呢?别否认他们以前和教廷没什么冲突是他们不想。他们想的不行,只是一个是那个时候任何一家对上教廷都吃不到什么好果子,拼上一拼的话,只能便宜别人,所以和教廷不可能有多么大的冲突。但是,现在呢?为什么在教皇福尔之前,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三方却是不断的会面呢?很简单,他们首先的联合在一起了。那么如果三家商议好来瓜分教廷的话,那么成功绝对是必然的。这没什么好怀疑的。”我沉声的说道,语气很是坚定。
鲁尔轻轻的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个是很可能的。
“所以呢,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了,教廷想借助三家的实力来对付我们黑暗议会,所以必须要听命于三家。而三家也想消灭我们黑暗议会。但绝对会在其中消耗教廷的实力,这样以后他们也能更加的轻松一点不是?其实这里面都有着一个前提,那就是消灭咱们黑暗议会。所以说,咱们现在还不能放松。他们有什么诡计我们不管。但他们想消灭我们。哼。。。下辈子吧!”我狠声的说道。
“先生,如果咱们能制造个假象,让三家认为咱们黑暗议会已经被消灭了。那么教廷不是会被三家消灭了吗?”鲁尔眼睛一亮的说道。
“呵呵,你想的很是不错,不过具体操作起来实在是太困难了点。首先,咱们怎么样才能让他们相信咱们已经被消灭了?那么这其中绝对是要牺牲一大批人的。而在我看来牺牲一大批咱们的成员来换这个,实在是很不值得。其次,三家对付黑暗议会的目的可不是什么真的帮助教廷来消灭我们。他们是想得到他们的至宝。而至宝我是不会交出去的。所以说,假象的制造根本就不存在这种可能性!”我微笑的说道。
“先生,那我问一下,您不会把三家的至宝交给他们吗?这样一来,事情总是简单的多了吧?”鲁尔开口的说道。
我心中微微的叹气,鲁尔想的也太天真一点了吧?
“鲁尔,嗯,就算我把至宝交出去,谁能保证三家不会继续的攻击咱们?信誉吗?在我看来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点的信誉。而且,教廷都在他们的计划当中。而咱们现在的实力又不弱,那么他们会让这样一股势力在他们中间吗?这可是关系到很大利益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我根本就没有想着要交出去。在我手里就是我的东西,想拿?很简单,用实力来拿就是了。”我沉声的说道。
鲁尔的脸蛋红红的,可能也是认为到自己刚才的那个想法是有点天真了。甚至,有点畏惧三家的意思。
“我明白你的意思。说到底咱们现在的实力是很强大,但和三家联合相比。实在是差的远,更别说还有一个拼命的教廷了。这个一点咱们不承认没有什么办法。但是,承认是承认,但我却是不认为咱们不会有任何一点的机会。以前的你想过会把教廷打击到这种程度吗?想都没有想过的吧?但是现在呢?咱们已经做到这一点了。回头看看,是实力就决定了胜负吗?呵呵,实力很重要。但是战术有的时候更加的重要。实力弱可以。但是不能害怕,不能胆怯。明白吗?”我严肃的说道。我现在有点明白了,感情现在黑暗议会对自己没什么信心了。哼。。。三家,就算是四家联合又能怎么样,我就不相信找不到对付他们的办法。要知道,现在黑暗议会的实力真的是不弱啊!
“先生,我。。。”鲁尔涨红了脸着急的说道。
“呵呵,我没有批评你的意思。但这种思想既然你有,那么大家也绝对会有,你认为带着这种思想,能发挥出多少的战斗力呢?”我笑呵呵的说道。
在我的心中,已经有了办法。就是利用他们联合之间的相互关系,采取偷袭!
对,就是偷袭,而且要坚决的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