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都市》

当前位置:纵情都市 > 纵情都市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教皇陨落

() 心态很重要。不管是做任何事情,心态都是一个很关键的影响元素。这一点是没人能否认的。
而看黑暗议会现在的实力,虽然比强盛时候的教廷整体实力差上很多,也许也比不上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但这有什么关系呢?谁规定实力强的一方就一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呢?我想,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规矩吧?
实力,只是一个明面上的显示而已。当然,实力是最为关键的一个环节,只有实力强大,才能够占据优势。虽然不一定获得胜利。但优势在手,有的时候已经很接近胜利了。
但不管怎么说也只是接近不是?并没有获得胜利,那么也就是说,弱势的一方还是有机会的。
而且,这个实力是从整体上来说的。那么如果创造出在局部的实力上远远的强于对手,那么一次,两次,三次。。。那么实力的对比成什么样子了呢?而现在的教廷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我们打击的体无完肤吗?
所以说,对手实力强大,并不说明我们没有机会。
但是如果对对手的实力产生畏惧的话。那在战斗的时候能发挥出多少实力?在仅仅发挥出这么点实力的情况之下,想要去的自己满意的结果。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这就是一个心态问题。本来,我没有在意这个方面。因为毕竟黑暗议会中的这些高手,可都是‘老人’了!心态上不会出现波动。但看鲁尔现在的表现,我才发现自己错了。也许他们在教廷这样强大对手的时候,一点也不畏惧。但在得知和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三家的联合为敌的时候,他们就有点不安了。
对,三家的联合在实力上那是要远远的高于全盛时候的教廷。但毕竟不管怎么说现在他们是黑暗议会的敌人,未战先怯!实在是太忌讳了!幸好在鲁尔的身上体现的还不明显。不过,既然鲁尔都有着这样的情绪,那么我就不得不多注意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了。
“鲁尔,老实告诉我,黑暗议会中有多少和你想法一样的?”我沉声的问道。这个不解决,战斗力绝对是提升不上来的。
“先生,这。。。”鲁尔涨红了脸吞吞吐吐的说道。
“我明白了。这样,你把大家都召集一下,我和他们谈谈。不过,你现在告诉我,自己还有畏惧之心吗?”我摆摆手的说道,看鲁尔的表情就知道大部分都有这样的心理了。
“没有,先生,真的没有了。其实,我们原本就没有这样的实力。我们没什么好怕的。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有着先生的领导。我相信在先生的领导下,最终胜利的一定是我们!”鲁尔大声的说道。
“你小子,给我带高帽子是吧?不过,强大的教廷能被咱们折磨成这个样子,那么换了别人也是一样!去吧!”我坚定的说道。没有人能阻止我,没有!
“是,先生!”鲁尔转身走开了。
我微微的摇头,不过对解决这个问题还是很有信心的。如果他们连这个心理都不克服的话,那么我的选择就是错误的。但我相信,我的选择不会错。黑暗议会,不会让我失望。
很快,黑暗议会现有的高手都集中在了一起。让我意外的是黑暗法师多了一个七级高手,而狼人则是多出三个狼王级别的高手。这样狼人就有狼皇四人,狼王七人的组合。可以说是进步最快的。看来,他们以前憋的都实在太厉害了一点。现在有了正确的办法,进步的速度当然是超级速度了。
不过在以后稳定下来之后,进步的速度就不会这么快了。但不管怎么说狼人实力的提升,可算是大大加强了黑暗议会的整体实力。这个我还是很乐意看到的。
另外,狂战士也是有着一定的进步,但进步的幅度不是特别的大。
现在我才想了起来,狂战士的狂化后陷入神志不清。但还是可以攻击目标。只是要在清醒的状态下确定一下自己的目标而已。这和教廷的那种秘法,燃烧生命和灵魂是何等的相似?只是,狂战士的实力增幅没有他们的大。但代价也没有他们的打。两边比较来看,还是狂战士更加的合理一点。
毕竟,对付教廷的那种办法还是有很多。比如说,让他们攻击不到自己。比如说躲避开。因为他们的时间真的很短。只要撑过去那段时间,他们的命运就是灰飞湮灭。所以,并不是没有办法。而狂战士呢?虽然增幅没有他们大,但现在可是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而在获得强大能量的同时还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这一点实在是太重要了。所以说来,狂战士的战斗力还是要比他们那种秘法要强的。只是狂战士在狂化后也有后遗症,也许这就是缺陷吧!
这一次我把血族公爵级别的人也叫来了。为的就是让整个黑暗议会都恢复到平常的心态。紧张,不应该属于他们。
“最近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不过,总的来说,咱们是胜利者,而且是完胜。咱们的四次打击让教廷现在只有全部实力的四分之一!这是咱们骄傲的地方。不过,这也是给咱们惹来了麻烦。现在有消息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还有现在的教廷,可能会联合在一起,那么他们的目标是谁,我想这个根本就不用我多说了。”我沉声的说道。声音不大,但每一个人我都能够保持他们听的很清楚。
“你们说说看,埃及三家的实力联合起来是不是很强大?”我看了众人一眼,沉声的问道。
“先生,不能否认,埃及三家联合在一起的实力不是我们能抗衡的!”图尔轻声的说道。
“嗯,图尔说的很对,确实是这个样子,他们三家每一家的实力其实都是在我们之上的。就更不用说三家联合在一起的实力。嗯,当然,再加上教廷,他们的实力就更加的强大了。”我点了点头的说道。在这一点上,这就是事实,不承认?不承认有用吗?只有认清自己的实力,才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和选择啊!
“那你们认为教廷的总体实力怎么样?嗯,我说的是原来的教廷!”我又开口的问道。
所有的人虽然都非常的疑惑,但对我的话他们还是不能不回答的。
“先生,全盛的教廷,就是我们黑暗议会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够看!”图尔又回答的说道。这也是这里所有黑暗议会成员的心声。
“嗯,图尔这次说的也很正确。那么你们说说,你们现在的实力和以前相比。怎么样?”我微笑的问道。慢慢的引导,这就是我的办法。骂一顿?他们可能听进去,但也可能听不进去。所以,我不能冒险!
“这个,先生,我们现在的实力比以前可是强了太多了,没有可比性!”图尔讪讪的说道。
“那么我们现在的实力,和几天前相比,怎么样?”我又问道。
“这个。。。比几天要强!”图尔再一次的回答。基本上也是众人的想法。
“嗯,很正确。那么我们每天的实力都在增强,也就是说,我们以比现在还要弱的实力,把比我们的实力强大很多的教廷打击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们是怎么做到的?”我微笑的问道。
“这个。。。先生领导有方!”图尔回答说道。
“呵呵,别戴高帽子了。你们都清楚的很。咱们采取的是偷袭的办法。实力弱的一方战胜了实力强的一方。我这么说你们同意吧?如果现在和教廷来长火拼的话,胜利的一定会是我们。这一点我很有信心。那么,虽然埃及、希腊和奥丁神族都很强大,他们联合在一起的实力更加的强大。但咱们就没有机会了吗?不,我认为咱们的机会不是没有,而是有太多了。三家的联合,实力相加确实是很强大。但是他们能好好的联合在一起吗?我认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利益使得他们走在了一起,但却不是紧密的联合在一起。这一点我有信心!那么,强大的教廷都被咱们打击成现在这个样子了,那么为什么咱们现在不能把三家拖垮?我承认,这很困难。但是你们在第一次打击教廷之前,能想的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吗?根本就想不到吧?那么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机会,而且还是很好很大的机会。但是呢?你们现在心态是什么样子的呢?你们害怕了,胆怯了,畏惧了!别跟我说你们没有!你们的表情,你们的言行,你们的举动都在表达着这样的意思。哼,就你们这样的心态,就算是在整体实力上比他们四家联合的实力还要强大。输的也会是你们!”我狠声的说道。我想,他们会明白的。
众人一阵的沉默。没有任何一个人开口。都低着头。
我心中微微的一笑。其实,看来俺在这里的威望还是很高的。那么我就不单单是让他们畏惧的心态丢掉那么简单了。让他们战斗的情绪升腾上来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他们实力是强,不过,知道我在黑暗议会周围布置的阵法吗?我敢说他们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进的来!而咱们呢?图尔,现在咱们已经拥有了三条不同方向上的通道了吧?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不明白?偷袭,集中咱们的优势在局部形成实力上的压倒性优势。然后战而胜之!然后呢,咱们再回到黑暗议会。然后再出去。反正他们是不可能进来的。就算找到了通道所在。在阵法上咱们也是可以出去。你们说,这样一点一点的消耗下去。最后的实力对比是什么样子的呢?嗯,别忘记,咱们这里是不会受到什么影响的。那就是说我们的实力每一天还都是在进步的吗?那么两反面来对比的话,谁占据优势你们想不到吗?况且,退一万步讲,我们和他们硬拼。你们就没有勇气战斗了吗?告诉我,你们有勇气吗?”我大声的吼道。
“有!”所有的人都吼着回答我。这的那几句话彻底的改变了他们的心理。
首先告诉他们实力的高低不是衡量胜败的标准。然后用和教廷之间的事实告诉他们这个道理。然后分析他们的联合并不是铁板一块。而且提出来具体的战斗办法偷袭!再刺激他们的血性。呵呵,就这么简单,他们畏惧的心理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那好,大家都下去准备,做好时时刻刻战斗的准备!”我沉声的说道。
“是!”黑暗议会的所有人都大声的说道。战斗的情绪算是彻底的升腾上来了。
鲁尔被我留了下来。
“鲁尔,最近有新情报吗?”我微笑的问道。
“先生,现在还没有。不过,有一个情报不知道该不该说!”鲁尔沉思了一下说道。
“哦,什么情报?”我很是感兴趣的说道。
“教皇福尔现在还在三家联合的那个地方商议着什么。而教皇福尔可能是为了保密。根本就没有带人。是不是”鲁尔眼睛闪烁的看着我说道。
“是不是什么呢?”我想到了鲁尔的想法。不过,我却是想听鲁尔说出来。刚说了才去的办法,鲁尔就找到了一个机会。不能不说鲁尔的心态确实是变化了很多。
“咱们是不是把教皇福尔给猎杀了呢?一个,失去了教皇福尔以后,教廷不仅在实力上损失会很大,在精神力上受到的打击一定会更大。第二个,也许这样还能破坏他们的联合。第三点,教皇的身上一定有着教廷的圣器。而如果我们把教皇的圣器抢走的话,我想,教廷一定会彻底疯狂的。而教廷疯狂的话,那么理性的思考也许就不存在了。而我们的机会也就来了!”鲁尔分析的说道。而且,很是自然,肯定是考虑过这个问题的。
“哦,那你认为有多少的把握?嗯,这个把握不是成功猎杀教皇福尔的把握。而是确定这不是教廷的一个圈套。要明白,咱们偷袭了教廷四次,难免教廷会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我微笑的说道。
鲁尔很是认真的思考了一番。认真的说道:“先生,我不能说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我敢说,我有着90以上的把握教廷是在这个方面没有防备的。”
“哦,理由,给我你的理由!”我很是认真的说道。
“第一,教皇福尔的行动完全是秘密进行的。就算是咱们的情报人员,都是动用了全方位的关系才稍稍查看到一点的。不过,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了那就是教皇福尔,而且是一个人!”鲁尔首先的说道,看的出来鲁尔很是自信。
我也是明白,黑暗议会的情报系统不单单是血族那么简单,例如黑暗法师中也有情报高手。而最主要的还是那分布很广泛的普通人。虽然,那些人不是黑道大佬就是小混混。但往往就是这些人,才会准确的掌握自己那一枚三分地上的风吹草动。而当每一个地方都有着这样的人存在的时候。那么谁想逃过他们的眼睛。那实在是太困难了。虽然黑暗议会的情报网还没有这么大,但也差不了多少,所以鲁尔才说是全方位的关系来查探到这个消息的。
我示意鲁尔继续说下去。看来在心态上调整好之后,鲁尔算是真正的成熟了。
看看现在鲁尔的表现,不完全说明这一点了吗?
“第二,我认为教廷现在根本就不敢这么做,嗯,也可以说他们没有必要这么做。前面教皇福尔的秘密出行说明了这一点。因为他们现在的实力不可能对付的了我们。而如果真的想对咱们展开反包围和反偷袭的话,那么一定要联合埃及三家才行。但是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从咱们以前还没有暴露的时候,三家对教廷联合的态度上就能够看出来了。第三点,现在他们已经完全确认了是咱们黑暗议会在和他们作对。而上一次的袭击也是在距离黑暗议会不远的地方,那么在他们看来,现在黑暗议会能防守好就不错了。就别说偷袭了。所以说,教廷不会对咱们有什么饭偷袭,而这反而是为咱们创造了一个有利的偷袭条件。所以,我认为咱们应该要抓住这次机会的!”鲁尔侃侃的说道。分析的很是有道理。
我仔细的听了听。不得不说,鲁尔分析的很正确,而且也非常的准确。对教廷的心态和埃及三家的心态以及对黑暗议会的态度都把握的比较好。而如果抓住这一次机会的话,如果能猎杀教皇的话,那就教廷的打击可不是单单消灭几个红衣大主教能够相比的。就算在福尔之后有人站出来。对教廷的打击也是沉重的。到那个时候,也许真的会和鲁尔分析的一样。陷入疯狂的教廷也就失去了理性。而失去理性之后,那么胜利也就渐渐远离了他们。
“嗯,你分析的很正确,不过,我给你两天的时间,把情报给我再确认一下,记住,要最精确的。这样,我就同意你的偷袭计划!”我微笑的说道。虽然给了鲁尔要求,但同样不也是给鲁尔的考验吗?
鲁尔沉稳的点了点头。
鲁尔的表现让我很是满意,不能因为一次的成绩,不,况且现在还没有出成绩,就产生什么骄傲的情绪,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之下,保持清醒的头脑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看到了鲁尔沉稳的一面。不得不再说一句,鲁尔真的是成熟了。
我很放心的让鲁尔去准备了。
担心吗?其实鲁尔分析的和我所想的差不了多少的。本(11)来我就想询问一下教皇的事情。却是不知道鲁尔首先提出来了。不过,这样更好。而我有的是办法查看是不是在周围有埋伏。就算有埋伏我也有办法。我是发现了,在这样的偷袭中利用阵法来掩护那是再好不过的了。一方面是不让人发现,另外一个方面,对方想跑都跑不掉!
时间过的很快,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鲁尔的情报也是再一次传到我的手中。情报完全精确!
我也是当机立断,立刻带领着所有的血族皇族出发了。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地,而我现在就要牢牢的抓住这次机会。我要让教廷在现在的基础上痛苦一万倍!
“那就这么定下来了?大家有没有什么意见?”哈默微笑的说道。几天的协商,终于是把联合的细节什么的全都确定了下来。
“我是没什么问题!”奥丁斯微笑的说道。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我不会有任何的意见!”坎波耸了耸肩膀随意的说道。
“福尔阁下,你的意见呢?”哈默对教皇福尔说道。
“我们教廷也没有意见!”教皇福尔看起来很是平静的说道。但是教皇福尔的心中却是想杀了哈默三人。什么狗屁意见,这不是拿教廷当先锋了吗?那还和你们联合个什么劲?但是,又不能不联合啊。教廷遇到困难的时候,还可以求救。而如果真的不联合的话,教廷也不会放弃报仇,那么不还是先锋?况且如果在那种情况下求救的话,他们会救吗?
“那好,就这么定下来了。咱们十天之后在这里集合。大家都把自己的人员带上。希望咱们能团结联合。共同消灭黑暗议会!”哈默笑眯眯的说道。奥丁斯和坎波也是很高兴。有教廷打前阵的话,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都是非常有利的。既消耗了教廷了实力,也消耗了黑暗议会的实力。等到三家真正面对黑暗议会的时候。一定会轻松不少的?
而三人也就是抓住了教廷不能不联合,越快联合越好的心理。看看教皇现在的脸色。让哈默三人心里克是乐开了花呢!
“那三位我就先回去准备了。”教皇福尔还算客气的说道。心理再怎么窝火,也是不能表现出来的。教皇福尔在心中不断的对自己说一切为了教廷,大局为重。但为这次丢下的脸面还是放不下的,心中也是暗暗的发誓。等教廷恢复实力之后,一定让三家好看。只是福尔没有想过,三家是不是会让教廷存在呢?
哈默三人和教皇福尔客气了一番,也就让福尔告辞了。
“哈哈!”在教皇福尔离开之后,三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痛快,真***痛快!”奥丁斯大声的说道。虽然贵为奥丁神族的领导者,奥丁斯现在也是忍不住的说粗话了。
“嘿嘿,看到福尔的那张脸我就想笑,刚才可算是憋死我了!”坎波嘿嘿笑着说道。
“看到福尔怎么忍的吧,不能不说,那老小子还真是能忍耐。不过,我敢肯定他心里一定有杀我们杀人的意思了。”哈默笑呵呵的说道。
“哼。。。幸亏他没表现出来,只要他稍稍露出一点点这个意思,他就永远留在这里。其实,咱们先消灭教廷还是没什么影响的!黑暗议会根本不能威胁到咱们三家的联合!”奥丁斯冷哼了一声说道。看的出来,奥丁斯可是一个狠角色。
“话是这么说,但你不认为让黑暗议会和教廷拼个两败俱伤的时候,咱们再出现收残局不是更好吗?”坎波还是嘿嘿的笑着说道。
哈默和奥丁斯同时点了点头,嘿嘿的笑了起来。
“不过,咱们也不能过于放松。黑暗议会的实力现在咱们还不是很清楚。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你们认为呢?”哈默沉声的说道。
“这个是当然的,虽然采取的都是偷袭的办法,但是把教廷打击成这个样子,还是有实力的。”奥丁斯认真的说道。
三人又是商议了一下,都散了。
只是,谁都没有想过黑暗议会会不会在这个时候偷袭呢?
教皇福尔真是满肚子的火气。而又不能这么大大方方的回教廷。只能化妆和隐藏。这让教皇福尔更加的不舒服,心中的怨气也就更大。只是,现在他怨气再怎么大,也是没什么办法。唯一能做的只有忍耐。只有忍耐过后,教皇福尔才会有扬眉吐气的时候。
其实教皇福尔现在不仅仅是担心黑暗议会。也是担心埃及法老、希腊神族和奥丁神族的联合。他们会不会在背后给教廷一刀呢?教皇福尔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性,要知道,如果他们真心联合的话,会那么的讽刺自己吗?
不过,教皇福尔又从另外的角度上来考虑问题了,现在教廷的实力很弱。也许是他们拿自己出气呢。以前的教廷。。。哎,一直到现在教皇福尔才感觉到教廷以前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太过于霸道了呢?
只是以前毕竟都过去了,想也没有用。教皇福尔摇摇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先回罗马。然后和三家联合。解决了黑暗议会之后,再考虑别的吧!
鲁尔的情报不断的传回来。我们现在只能在预计中教皇福尔行进的路线上等待。也只能在得到确切的情报之后再选择地点。时间虽然有点紧。但对我来说还是没什么大的影响。
其实我一直在考虑怎么才能让教皇福尔进入到我的圈套,要知道教皇福尔来的时候,可是做飞机的。如果坐上飞机直接飞回罗马的话,那这次的偷袭计划不是直接夭折了?虽然这样对我们也是没什么损失。但这地士气的打击无疑是非常巨大的。
不过,在我情报人员的干预之下,教皇福尔并没有坐上飞机,而是坐了火车。我知道,我们的机会来了。当然不是在火车上动手。而是我们另外的安排起到作用。火车出个什么故障什么的。那么教皇福尔着急赶回去的心情一定不会等。他的行走速度又是非常的快,我相信教皇福尔一定会进入到我的圈套当中。而我也早就准备好了。在预计中教皇行进的路线上布置了隐藏大阵。就等着教皇福尔上钩了。
巅峰状态的二十四位血族皇族,加我!我不相信消灭不了一个教皇。当然,在我的计划中,从来都不打没有把握的仗。教皇,这一次注定要陨落!
教皇福尔现在的心情真是槽糕的不能再槽糕了。
乘坐的飞机临时出现了故障,不能起飞。而最近的飞往罗马的飞机也需要五个小时之后。五个小时教皇福尔并不是不能等。但教皇福尔现在可是什么都不想,只想赶快的回到罗马大教堂。把这里的一切都告诉三位大人。
不得已之下,教皇选择了座火车离开。
欧洲的交通很是发达,火车也不慢。教皇福尔也就接受了。虽然教皇福尔飞行的但在这个时候飞行前进?教皇福尔可不敢!谁知道那天煞的黑暗议会的情报人员会不会注意到自己?
“对不起各位旅客,对不起各位旅客。接到铁道部通知,前面路段突然损坏,前面路段突然损坏。正在抢修当中,正在抢修当中,希望各位乘客请耐心的等待一下。为此给您造成的不变,我谨代表”火车乘务员的广播让教皇福尔有种杀人的冲动。怎么平时好好的就现在坏了?妈的,倒霉。
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没有修好的迹象。
教皇福尔决定不等了。
教皇福尔观察了一下,现在距离罗马也不算远。最关键的是这一片都是荒山!没什么人!飞行起来的话,也不怕别人看到。
所以教皇福尔悄悄的笑了火车。准备飞行回去。
“先生,教皇福尔已经下火车了。正在向我们这个方面前进!”鲁尔的情报很是及时。
“嗯,告诉大家,做好战斗的准备!”我微笑的说道。和上次一样,精神力早就迸发而出了。只要教皇一进入到我的精神范围之内,我就能察觉的到。这一次,教皇你没跑了!